开封辣椒酱制作联盟

逝后重建

妙娃葫芦2022-08-20 08:29:22

2017年2月22日,小明的母亲过世了。母亲在世93余年,这一离去应是毫无知觉。她早于上世纪初露痴呆端倪,彻底患病后便终日卧床,小明日日服侍榻前,不敢有一刻怠慢,这样的日子已有12余载。2月22日这天凌晨,小明母亲回天乏术终究病故。


小明不哭不闹,送完了母亲最后一程。母亲已失语、失忆、失用、失认12年,如今,离世确是个更轻巧的办法。


沫沫和麦斯认识了12年,大学时候的情谊很深厚。进入社会久了,沫沫和麦斯却不时有些龃龉。有时麦斯生沫沫的气,有时沫沫生麦斯的气,有时双方都有各自的气要生,但各自念着大学同窗情谊,陆陆续续把气都往肚子里吞完,当个屁放掉了。


这一次却有些微妙。沫沫生了麦斯一个反常的大气。半年过去了,麦斯如何同沫沫讲话,沫沫都不再搭理。


麦斯觉得情谊这种事,经历了就不容易再重来。就像麦斯已经拥有了那些好朋友,便不愿再轻易放出缺口,容纳新人住进他心头。和沫沫过去那么亲厚过,如今也没道理为了一件小事过不去。


麦斯给沫沫发了几十条信息,说了说自己的近况,最后问了句对方:你好吗?


24小时过去了,沫沫在网络那头纹丝不动。


波霸最近有些阳光灿烂。她服务的公司不久前终于倒闭了。事实上,她早就想离开那家公司了,她高高兴兴地领了两个月工资的遣散费,蹦蹦跳跳地投入了找工作的万马千军里。在波霸眼中,工作从来算不上太大的事,她更着紧一些虚无缥缈的事,比如心动男孩今天的微信运动又收到了多少like。


兴许是乐观吸引乐观,积极吸引积极,阳光灿烂的波霸在职业重建上进展得意外顺利,她在公司倒闭后迅速收到多家公司递来的金碧辉煌的橄榄枝。波霸这一刻忽然有些疑惑,以前对那些握不牢抓不住的东西充满执念,却并未有过任何回报,此后是不是该一心一意向着工作,毕竟如今那些橄榄枝真真切切地摆在她眼前,是不该辜负的。


波霸对自己点点头,心里做好了决定。


黑桃二心底对蓝心的不悦闹了有些时候了。黑桃二觉得蓝心万事都过分较真,甚至到了有些不知如何相处的地步;蓝心却很宝贝自己内心这份较真的心田。三个月前,黑桃二看着和蓝心的最后一次聊天记录,只觉得内心烦躁。


如今再打开聊天窗口,黑桃二却复现不出当时的心情了。这三个月发生了太多事,黑桃二见着蓝心在他的朋友圈蹦跶,也已经生不出任何郁结。他如今十分平静,觉得蓝心就是蓝心,黑桃二就是黑桃二。他给对方在心上备了位置,他曾经以为蓝心要失去那个位置了,如今却记不清当初那件他认为过分较真的小事。


他或许当时封闭了那个位置,可揭开封条里面的家什却件件俱在,拂走灰尘之后,重建起来十分省力。


母亲离世的第五天早晨,小明正准备和往常一样去母亲床前喂饭弄药,行到厨房才记起这些已经不用他了。他放下饭碗,低垂着头,在水槽前流下了一颗泪珠。小明知道自己不用很久就会习惯他不必再照顾母亲这件事,但他不知道自己需要多久习惯母亲已经永远不再需要他这件事。这份失落投入小明内心,搭建出一座厚重的阴影堡垒,小明白天用一大段一大段时间呆坐在沙发里,也不知道还有谁需要他,他还能干什么。


第25个小时,沫沫终于艰难地回复了麦斯:找我做啥?麦斯看到消息的那一刻,感到这一切终于到了破无可破、时间齿轮要开始往重建的方向运转的地步了。他扬起笑意,回了两个字:你好。千好万好,还是你好。


破釜沉舟,逝后重建。小明将来有一天也会明白,失去不是终点,只要活着就没有终点。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