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封辣椒酱制作联盟

乐郊路:靖康遗恨 沈阳为数不多的与宋朝相关的地名

这旮是沈阳2022-01-09 13:01:54

在沈阳南顺城路以南,有一条马路叫乐郊路,在乐郊路南面,还有一条马路叫南乐郊路。这乐郊到底是个什么东东?为什么这个地方要命名为乐郊呢?这里,就要提到两个地名:乐郊馆和乐郊县了。


乐郊路分为南北两条,东西走向,南乐郊路位于乐郊路的南侧。这两条路从清代至新中国成立初期,曾分称为小什字街、大什字街。这里小旮得多说一句,这个大什字街、小什字街可不是大东大悦城那个,其实在清朝时期命名的大小什字街,在沈阳古城的东西南北四个方向都有,只是由于各种原因只有东面的两条什字街保留了下来。这里是城厢地区井字街结构的由来。这个小旮以后再慢慢给大家详细讲。


其实,乐郊路的正式命名,是在1989年。当时依据境内古迹及沈阳历史政区名称命名的特点,即以古乐郊县而命名之。



乐郊:“一片乐土”之意


早在辽代,乐郊路一带曾为乐郊县,乐郊路即是以古乐郊县而命名。

  

辽代,这里最初被命名为“三河县”(肿么听肿么觉得像是宋衙司呆的地方尼?)。辽太祖耶律阿保机亲率契丹大军攻占了当时的檀州、顺州及安远、三河、良乡等十多座州县城池,俘虏了这些州县的大批汉人。同年冬,辽太祖耶律阿保机将这一批俘虏强行迁移至外地,其中蓟州三河县(即今北京市东的三河县)被俘的俘虏在契丹大军押送下,经过长途跋涉迁到今沈阳处,并在此地又设置了一个县,县名仍称三河县。

 

据《辽史·地理志》记载:“太祖俘蓟州三河民,建三河县”,所记载即上述史实。辽一统中国北方地区后,其统辖地有两个三河县。为有利于统治管理,除保留原蓟州三河县外,将在今沈阳的三河县更名为乐郊县。据《辽东志》记载:其县衙署“在沈阳城东北隅”,又云“三河县……后以其地广衍肥饶,迁于是土者乐之,更名(即乐郊县)”。乐郊县名辽、金延用,至元代之初废止。


金国天辅六年(1122年),北宋使臣许亢宗从雄州(河北雄州)启程,一路北上,经涿州、燕山府(北京)、蓟州、滦州、润州、迁州、来州、隰州,然后折向东北出关,经锦州、沈州(沈阳)、黄龙府,奔金国上京会宁府(阿城),全程4000里,共分为“39程”。其中,第24程、25程、26程、27程,均与沈州(沈阳)城及其沈阳地区相关。


许亢宗记载,第24程,上接90里外的显州(北宁),此即“兔儿涡”、“梁鱼务”。就是如今绕阳河岸的“莲花泊”,靠近沈阳西湖,曾是河道密集、湖泊连片的鱼米之乡。第25程,辽河大口。即辽中县长滩镇附近。第26程,沈州(沈阳)。许亢宗记载,沈州(沈阳)设立了“乐郊馆”,是专门接待过往公干、军旅官员的场所。第27程,经沈州(沈阳)转向东北,过蒲河驿站奔兴州(懿路),可达银州(铁岭),然后再奔金国上京会宁府(阿城)。蒲河驿站距沈州(沈阳)北40里,即棋盘山附近。这,是乐郊馆最早被史书提及,其原址位于今之乐郊路北、大南街西一带。


乐郊馆:被人铭记还是缘于“靖康之耻”


宋靖康元年,金兵大举南下,攻破汴京(今开封)俘北宋帝宋钦宗及其父宋徽宗。岳飞《满江红》中“靖康耻,犹未雪”即指二帝被俘事。《清稗类钞》曾记述二帝被押送五国城(位于今黑龙江依兰县)途中,曾经留宿于当时的乐郊馆。


宋徽宗时期,北宋王朝日趋衰落,东北女真族却日益强大。公元1115年,阿骨打建立金国。,移兵南下攻宋,以求统一天下。当时北宋王朝已经积弊重重,,军事衰弱。宋徽宗赵佶从不理朝政,听信奸臣所言,将朝政大权交付于蔡京和童贯这些乱臣贼子手中,百姓怨声载道,,连年战乱,百姓无法安生。如此,赵佶不得不让位于其子赵桓,而赵桓继位后,这种混乱的局面仍旧没有任何缓解。

   

靖康元年,金军仅以4万人南下,一路如入无人之境,连破北宋27州,兵锋直指宋都汴京,黄河北岸宋地皆陷没。宋朝徽钦二帝赵佶、赵桓父子一同做了金兵的俘虏,被改穿囚服,押送至金朝都城会宁府。资料记载:宋靖康元年,金灭北宋,掳宋徽宗、钦宗二帝及其后妃、皇子皇孙、宗室、贵戚等一万四千余人,然后分七批押遣金都。彼时金都会宁府为今黑龙江阿城南,徽钦二帝在北上途中,路过乐郊县,并曾于乐郊馆中留宿。


徽钦二帝被置于囚车之中,风吹雨淋尽失往日舒适,一路饥寒交迫外加内心苦闷不已,赵佶便感染了风寒,一病不起。押送二帝的金兵见此状,担心赵佶病死,如此也无法向金主交代,于是决定暂缓上路。


当押送着徽钦二帝的囚车途径当时的乐郊县,金兵便选定了乐郊馆作为休息之所。得知徽钦二帝途经沈阳后,当地的一些汉族文人三三两两地到乐郊馆前,希望能够送两位皇帝一程,他们带了几件御寒的衣物,以及一些温热的食物,希望两位皇帝在临走之前能够吃饱穿暖。于是乐郊馆前,文人成群,他们恳请金兵看守能够通融,让他们再见二帝一面,并冒着杀头的危险大骂张邦昌等奸臣。


就这样过了很长一段时间,赵佶的病情好转,金兵见此状,决定继续上路,经过无数个日夜的长途跋涉,终于抵达金都城会宁府,便急着去向金主复命。金主先是谕令更换了素服的赵佶父子去拜金太祖阿骨打庙。接着金主召见了赵佶父子,并封赵佶为“昏德公”,赵桓为“重昏公”,随后令人将徽钦二帝押送到韩州,即今辽宁昌图县八面城。后又下令将二人挪到五国城,即位于黑龙江依兰县,终身监禁。


几年之后,赵佶死在了五国城。消息传到沈阳,不肯与金人合作,遂被流放至此的宋臣们因赵佶在押解途中曾经在乐郊馆留宿,因此对着乐郊馆“望祭”,痛哭不止。随后,为了纪念徽钦二帝,汉族文人便将乐郊馆改名为“徽宗寺”,为了避讳,后又改叫“辉宗寺”。后人也称辉宗寺为“徽宗家庙”。


宋徽宗赵佶:曾在乐郊馆亲笔题诗


而早年的辉宗寺就坐落在沈阳南大门方向。,阎宝航和韩淑秀等创办的贫儿学校就曾设于此地。

   

宋徽宗赵佶因在押解途中身患重病,恰逢途经沈阳之际,金兵选定乐郊馆作为休息场所,由此可见,重病的赵佶曾在此地停留,也正是如此辉宗寺成了一处集合了亡国之哀痛以及耻辱的所在。


据史书载:停留在乐郊馆的当晚,风雨大作,亡国之君赵佶,一路颠沛流离,望着窗外大雨瓢泼,触景生情,而身下的冷炕也让他不免回忆起之前舒适安逸的生活,心生悔意:哀痛外加风寒的加重,赵佶彻夜未眠,到了次日,更是病得无法下地行走。病痛之中,他感慨万千,遂在乐郊馆的墙上作诗一首。日后,乐郊馆连带这一首诗,成了乐郊地区的一处名迹,它成为北宋王朝走向尾声的历史祭奠。乐郊馆,于金末被废,后改为庙宇称徽宗寺,以祭祀亡国之宋徽宗,后人又写成辉宗寺,该寺现已不存,徽宗留下的题诗墨宝也与历史一同消逝无踪。


如今,这里只留下“乐郊”二字的街路名,还有机会让大家再回顾一下这段久远的历史。想不到,当年关东塞外的沈阳,大南门外的方寸之地,见证了北宋王朝最终消亡的悲壮与悔恨。这个悲情的氛围,好像与这里的名字“乐郊”完全不搭。只是,这里已经成为沈阳五爱市场周边物流站场的盘踞方向之一。附近的小商业还是相当发达,但楼宇都趋于破旧,将北宋王朝的悲壮埋藏于一片市井喧闹之中……


小旮札记体微信公众号“小旮扯沈阳”已经上线,在这里小旮做个小招帖先,希望可以和大家多多交流啊~~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