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封辣椒酱制作联盟

文超:一个摄影师的三板斧

换读2022-08-23 09:41:17

点击题目下方蓝字关注 换读




本期公开课,是换读第27期读书会,亦是首次收费的公开课。感谢分享嘉宾文超及未见咖啡的慧敏全程支持。


活动当天,正逢清明小长假前一天,朋友们还在上班。报名的人虽不是很多,但我们想无论有几个人,都只管做就好。而那一下午的时间,也的确没有虚度,我们在文超的分享中,各自都有得到。


我跟文超是在韩青老师的群里认识的,知道他是摄影师也是最近的事儿。三月的一天,我们在城市之光书店见面聊天,他讲自己的摄影理念,讲自己如何看待摄影,讲通过摄影想要传递什么。


他打动我的地方在于,他的摄影是在讲故事,讲述的是你我生活中平凡的故事。那些我们因着种种原因忽视的细节,在他的镜头中被放大显现出来,呈现出一种别样的美感。


by 小安


文超:一个摄影师的三板斧 

六年前,我24岁,来到郑州,在自然之友河南小组办公室看到梁从诫先生的亲笔字“真心实意,身体力行”。我们知道,梁先生的父亲是梁思成,祖父是梁启超,梁家三代都是很了不起的志士仁人。


看到梁从诫先生的字,我很受感召,于是加入自然之友河南小组,成为一名专职环保志愿者。


过了半年,我以环保青年的身份去合肥参加工作坊,三天的培训,结识很多年轻的NGO从业者,其中一天,从香港来的摄影活动家阿齐老师教我们摄影,讲了许多他以摄影介入社会活动的故事。


阿齐带我们去“拍”一家乡村小商店,要求我们事无巨细地探寻这家商店的方方面面,回到教室再用彩笔画出商店的草图。我们没拍一张照片,也没有学任何操作相机的技术。


三年后,我进入媒体工作,策划了一档图文纪实栏目,后来自己也拿起相机拍照,我意识到,阿齐教给我一条非常重要的摄影原则:深入了解你的拍摄对象。


回过头来看,我与摄影颇有缘分,在我还没有成为摄影师之前,就有人在我心中埋下一颗摄影的种子。



所以,我也愿意不揣谫陋分享摄影心得,埋下一些纪实摄影的种子,或许有天在某个人心中会生根发芽。


程咬金行走江湖,靠三板斧,我关于摄影也无甚高论,概括起来也就三招儿,对应三个词:尊重、理解和思想。

关于尊重


台湾摄影家阮义忠说过,“摄影伦理必须建立在‘尊重对象’的基础上。一位摄影家无论有多么了不起,充其量只是50%的创作者,另一半的功劳属于对象。”


我小时候在哪本书上读过一句据说是自契诃夫说的,但一直没找到出处,大意是:当别人出丑,陷入尴尬时,你不去看他,就是对他的尊重。


对于摄影师而言,有时尊重你的摄影对象,就是不看他,不拍他。



去年冬天的一天,郑州雾霾终于散去,迎来久违的好天气。我在东风路和天明路交叉口附近的公园看见一对舞者。


男人带的围裙惹眼,他跳起舞来沉浸其中,很享受的样子。女人不会跳,男人教她,她有点不好意思,学起来似乎很勉强,一度惹男人有些生气。


我在他们旁边拍照,他们没说什么,男人连看都不看我一眼,只顾跳舞。我起初拍的几张,女人身体僵硬表情尴尬,我觉得很好笑,就想多拍几张滑稽照。


他们跳得很认真,似乎毫不在意别人围观。我拍了十几张,都不满意,总感觉有点不对劲儿。


过了一会儿,我忽然受到什么触动,意识到自己忘了摄影的原则:尊重拍摄对象。想到这里,我把之前拍的照片悉数删除。站在一边,继续等待。


他们翩翩起舞,旁若无人,在某一个瞬间,我下意识地举起相机,按下快门。于是有了这张照片。他们看起来很优雅。


这张照片在自媒体文艺FUN上发表过,有人留言说看哭了,没说为什么哭,我想,可能是照片中两个平凡百姓对优雅和美的追求那么虔诚,有种打动人心的力量;也可能是俩人步调一致、琴瑟和鸣的亲密关系感动人。

关于理解

那天,我在紫荆山公园看到两个小孩,一人手里拿一个糖人。


两个孩子的妈妈告诉我她们是闺蜜,两个孩子都四岁了。


我在旁边观察两个孩子,女孩子的糖人是玫瑰花,很漂亮,她想吃又不舍得吃,有点纠结。男孩的糖人是宝剑,他吃起来毫不犹豫,边吃边哼哼哈兮耍起来。



我想起童年吃鸡蛋面,是先吃鸡蛋,还是吃过面之后再吃鸡蛋?这可能是每个人都有过的难题。


我小时候有些像小男孩,有好东西就要赶紧享用,长大后知道一个词:延迟满足。有时,我们可能需要及时行乐,有时我们需要延迟满足。


这张照片中两个小孩正好代表两种态度,或许给我们很多回忆,想象以及启发。


有时候,我们想深入了解拍摄对象,仅仅观察还不够,还需要与之交流。理解得越深,越清楚自己在拍什么。

关于思想

从古至今,新郑农民在田地里栽种枣树,上面产枣,下面产粮,一举两得。但这些年古枣树越来越少了,很多都被砍掉,或移栽了。越来越多农民失去了土地,失去了枣树。



照片里的人叫花五松,他带我去看长满荒草的耕地,边走边指点。他是七里八乡唯一专业的农技师,擅长栽种包括枣树在内的多种果树,并以此为乐。


他家的枣树一夜之间被人强制移栽了,之后渐渐枯死。


他沿着弯曲的小路往前走。阴天,远方飘着乌云,前方路旁竖着一根电线杆,远远望去像个十字架。


我读过《圣经》,觉得眼前的画面有很强烈的象征意味,按下快门,拍了这张照片,命名为:走向十字架的中国农民。



你的身体好吗?


刚开始摄影时,我觉得眼睛很重要,因为要用眼睛发现画面;后来觉得手很重要,尤其抓拍时,要迅速调整好相机的各种参数;再后来,发现腿很重要,走来走去,有时跑来跑去,寻找最佳拍摄角度;再后来,发现嘴很重要,要会说话,征求被拍摄者的同意,建立信任感。


拍久了,发现形象气质也很重要,有时人的交流是无言的,你是善意还是恶意,你是否尊重人家,人家会感知到。


所以,拍一张照片,身体由上到下由内至外都要发挥作用。纪实摄影是个体力活儿。累,并快乐着。


2016年,我在一条开封通往新郑的乡间公路上,两边绿油油的麦田,走着走着,瞅见左前方两颗杨树间有一个吊床,上面躺着一人,旁边站着一人。



骑到近处看,原来一个小女孩和一个中年妇女,身旁有根水管,她们在浇地,不远处的麦田里站在一个男人。


我想过去拍照,站在路旁张望,男人停下手中的活儿,看着我。忽然来一个陌生人,似乎让他们心生警惕。


我有个经验,适当示弱可以迅速拉近人的关系。我喊话说,杯子里没水了,能不能给口水喝?女人同意了。我走过去。这时候,男人也低下头继续干活儿。


灌了一杯水,表示感谢,又跟她们聊几句。这是一家三口,女孩11岁,当天周末不上学,跟着父母来浇麦子。


麦田边挂一吊床太有意思了。我想起我喜欢的一本书《麦田里的守望者》。我请求母亲和女孩允许我拍些照片,她们同意了,但母亲羞于面对镜头,女孩倒是欣然接受拍摄。

80后三兄妹共抗白血病

这是三年前,我拍的第一组图片故事。



拍之前一个多星期,我刚学使用单反相机。一个朋友给我讲了一个小时,大概知道光圈快门感光度怎么调。一句话,技术很烂。用的相机是一台老入门机,忘记型号了,只记得最大光圈4.0。


很多人身患重病,走投无路了,会向媒体向社会求助。这种报道天天都能看到。


我们中国人往往以丧失尊严的方式向人求助。在大街会看到乞丐跪在地上。为什么要跪呢? 鲁迅写过一篇散文诗《求乞者》,他问, “我将用什么方法求乞?”


我好像在欧美电影里看过这样的画面,一个老人失业了,没钱了,穿着整洁的衣服还打着领带,站在街头,向陌生人伸手求助。


我作为编辑收到过几张这个患白血病姑娘的图片,有几张是姑娘趴在床上打针。照片一旦放到网上,就不会消失,将来她或她的家人看到了,会不会很尴尬?


我决定自己去拍。采访中,得知姑娘有一个哥哥,一个姐姐,哥哥辞了外地的工作来照顾她,姐姐白天上班,晚上陪她。我想,不妨记录一个兄妹共同面对病魔的故事。


那天很平淡,病人除了吃药、吃饭就是休息。不过没关系,一个人认认真真吃饭,这个看似简单又平常的事,也会很有震撼力。


对哥哥姐姐来说,给妹妹做一顿可口的饭菜,就是他们爱的方式。对病人来说,好好吃饭,是一种求生意志的体现。



我记得拍了二百多张照片,最终选了十二张,围绕中午这顿饭讲述一个兄妹情深的故事。


报道发出后,不少网友给姐姐打电话,前后捐了十几万块钱,解决了她家燃眉之急。妹妹后来放弃了化疗,吃药调理,病情逐渐好转。两年后,去一家公司上班了。





换读 • 读书会

 往期精选(点击标题可直接阅读)


  • 「25期」盛大林:回顾写作的二十年,我觉得没有虚度!

  • 「24期」郭昕:回头望望来时路

  • 「23期」燕归来:金陵十二钗

  • 「22期」于同云:朗诵,是读书的积淀




  • 「18期」 我读一本书

  • 「17期」 聆听你的2015

  • 「16期」李颜垒:诗经,温柔了时光

  • 「15期」胡昌国:爱的传奇

  • 「14期」冯杰:有趣大于意义

  • 「13期」杨绍斌:人生的本质就是一场场告别

  • 「12期」瓦尔特:抚摸郑州

  • 「11期」傅旭明:看见世界

  • 「10期」包祥:自然生长

  • 「09期」流马:如何与时间相处

  • 「08期」墨白:超越现实的力量

  • 「07期」探春郑大行

  • 「06期」如水:行走在心路上

  • 「05期」聆听你的2014

  • 「04期」鲁枢元《陶渊明的幽灵》

  • 「03期」书友聊书

  • 「02期」《落红记》读者分享会

  • 「01期」青青《落红记》



-END-


场地 | 未见咖啡




换 读

靠着恩典 | 万物生长

anny4729 | 小安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