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封辣椒酱制作联盟

龙华古寺|《禅林宝训1》佛学讲座精彩视频回顾

般若佛法2022-01-10 16:40:59

视频回顾


时长40'29''

禅林宝训


妙喜禅师 竹庵禅师 共辑

净善禅师 重集



《禅林宝训》是我国宋代的一部语录体禅宗著作,其书中处处训诲学人立身处世、修学之道,足为今人借镜,被誉为现代统理学的宝典。


此书古来即盛行于禅林,被列为初学沙弥的入门书。



慧澈法师讲课



信众认真聆听


|  禅林宝训卷上 |


01

 明教嵩和尚曰:尊莫尊乎道,美莫美乎德。道德之所存,虽匹夫非穷也;道德之所不存,虽王天下非通也。伯夷叔齐,昔之饿夫也,今以其人而比之,而人皆喜;桀纣幽厉昔之人主也,今以其人而比之,而人皆怒。是故学者,患道德之不充乎身,不患势位之不在乎己。《镡津集》


明教嵩和说:世间最值得尊崇的莫过于道,最值得称美的莫过于做一个有德的人。 人如果能时时以道德存心,虽然只是做一个普通的平民百姓,也不会感到穷苦。 如果没有道德,即使位居天子,君临天下,也没什么可荣耀的。 

   

古时叔齐、伯夷俩兄弟,虽是饥饿而死,但他们宁可饿死也不肯违背道义。现在如果以伯夷、叔齐比称某人,大家一定都欢喜他,是欢喜他有道德。 




相反的,夏桀、商纣、周幽王和周厉王,这四位在古代都曾经身为君主,但他们却是荒淫暴虐、残害忠良,祸国殃民的昏君。现在如果以这四位昏君来比譬某人,人们一定都愤恨他,是愤恨他没道德。 


由此可知,我们学做人,只是担忧自己道德修的不够充实,而不必在乎有没有势利和地位。


02

明教曰:圣贤之学,固非一日之具。日不足继之以夜,积之岁月,自然可成。

故曰:学以聚之,问以辨之。斯言学非辨问,无由发明。今学者所至,罕有发一言问辨于人者,不知将何以裨助性地,成日新之益乎?《九峰集》


明教大师说:圣贤的学问修养,本不是一天就能具办的。 设使白天学习不够,晚上仍继续用功,这样学之不倦,持之以恒,日久岁深,不断积累,则圣贤的至学自然可以成就。 所以《易经》上说:“君子学以聚之,问以辩之。” 


这也就是说:学习知识不可得少为足,有不懂的地方,就应该虚心向人请教,请教过了,还要自己加以思考领会。若非这样,则难以发明圣贤的至理。 


可是现在的学者稍有点儿学问,便自命不凡,他们所到之处,很少肯虚心去向别人请教一句话。 我真不知他们将如何去开启自性心地上的智慧,而使自己的学问修养有日新又新的进步呢?


03

明教曰:太史公读《孟子》,至梁惠王问“何以利吾国?”,不觉置卷长叹:嗟乎!利诚乱之始也!故夫子罕言利。常防其原也。原者,始也。尊崇贫贱,好利之弊,何以别焉?夫在公者,取利不公则法乱;在私者,以欺取利则事乱。事乱则人争不平,法乱则民怨不伏。


其悖戾斗诤,不顾死亡者,自此发矣。是不亦利诚乱之始也。且圣贤深戒去利,尊先仁义。而后世尚有恃利相欺,伤风败教者何限。况复公然张其征利之道而行之。欲天下风俗正,而不浇不薄,其可得乎。《镡津集》


明教大师说:从前太史公司马迁读《孟子》一书,读到梁惠王问孟子说:“你老人家不远千里来到敝国,想必有什么高明的办法,能为我国谋利?”


太史公不觉把书卷放在一边,无限慨叹地说:“哎!梁惠王一开口便提出一个利字,岂知这个‘利’字,正是天下祸乱的根源啊! 所以,从前孔夫子教学,很少说到‘利’这个字,也就是为了常常提防,避免产生祸乱的本原。




所谓原,也就是始的意思。要知道,无论是位居尊崇的帝王,或者是贫贱的百姓,如果一味的谋求私利,都将产生出各种不同程度的弊病,决不会有什么区别和例外。 


比如那些为公执政的人,如果取利不公正,国家的政策法令就会产生混乱。从个人方面说,若是怀着欺诈之心以谋取私利,处事就不可能公平合理。

 
处事不能公平合理,人与人之间就会争闹不休。国家的政策法令混乱,百姓就会对当今执政的人怨恨不服。 



于是,所有叛逆、、、斗争,甚至不顾死活的事,都由此而发生出来了。这样说来,‘利’这个字不正是一切祸乱的根源吗?


所以圣贤总是深刻地警戒人们要去除利欲之心,而尊崇仁义。然而后世却有许多人不但不肯遵行圣贤的教诫,而且还恃着自己的权势,为谋取私利,做出许多有伤风化,败坏礼教的事。 


更何况还有人公然想以征利的办法来治理天下,这样要使天下风俗纯正,而不致于浇漓衰薄,又如何能够呢? ”


04

明教曰:凡人所为之恶,有有形者,有无形者。无形之恶,害人者也;有形之恶,杀人者也。杀人之恶小,害人之恶大。


所以游宴中有鸩毒,谈笑中有戈矛,堂奥中有虎豹,邻巷中有戎狄。自非圣贤,绝之于未萌,防之于礼法,则其为害也,不亦甚乎。《西湖广记》



明教大师说:有些人所作的罪恶,是有形迹的;也有些人所作的罪恶,却是没有形迹的。 没有形迹的罪恶,譬如蓄意害人,有形迹的罪恶,譬如以暴力杀人。


 这两者比较起来,以暴力杀人,人因为能够发现其形迹,总可以设法防御,所犯的罪恶反而小。而蓄意害人,阴险毒辣,不露形迹,因而所犯的罪恶大。 




所以,觥筹交错的筵席中有剧毒,谈笑风生中有戈矛,家堂幽室中有陷阱,,类似这些,无不令人提心吊胆,防不胜防。 


是以圣贤时常教人,当于恶念未生之前加以戒绝,恶念已生,更应当以礼法加以防范。若非这样,任由无形、有形之恶相继而生,那就必将是祸害无穷了。


05

明教曰:大觉琏和尚住育王,因二僧争施利不已,主事莫能断。大觉呼至,责之曰:昔包公判开封,民有自陈以白金百两寄我者亡矣,今还其家,其子不受。望公召其子还之。公叹异,即召其子语之。


其子辞曰:先父存日,无白金私寄他室。二人固让久之。公不得已,责付在城寺观修冥福,以荐亡者。予目睹其事,且尘劳中人,尚能疏财慕义如此。尔为佛弟子,不识廉耻若是!遂依丛林法摈之。《西湖广记》


明教大师说:大觉怀琏和尚住持阿育王寺时,寺中有二位出家人,为争一点财利而吵闹不休,连执事人都无法处断。 


大觉禅师便把二人呼来,对他们说:从前包公在开封府判案,有一天,一位名叫张惠民的人来到开封府向包公陈诉说:“我以前有位朋友名叫李觉安,生有一子取名景文,当时觉安身罹重病,恐不久于人世,而景文尚小,便把他所积蓄的白金百两寄托于我。 




觉安去世多年,现在他儿子景文已长大了,我把白金送还他家,景文竟不肯接受,只得来求包大人为小民做主,把景文召来,好让我把白金还给他。” 


包公听了,叹为稀有。即传令召李景文来,把张惠民要还金之事,向他说明。 


李景文说:“先父在世时,从来没有说过有白金寄托他家的事,我怎么可以随便接受呢。” 



于是,二人又互相推让不已。包公见二人如此义勇,不得已,只好吩咐把此金拿去供养本城的寺观,作为修斋植福,以荐悼亡者。 


大觉禅师说到这里,就正色地对那两位出家人呵责说:“这件事是我当年亲眼见到的。你们想想看,人家是世俗尘劳中的人,尚能如此轻财重义。 



你们身为佛门弟子,居然为了一点点财利,而不识廉耻到这种地步,这哪像出家人的样子?” 


于是,遂依照丛林规矩,把他们二人一齐摈出。 



回向偈


愿以此功德,庄严佛净土。

上报四重恩,下济三途苦。

若有见闻者,悉发菩提心。

尽此一报身,同生极乐国。


感谢您的分享和转载,

因为您的爱心点亮了更多人的希望!




点击下列标题  阅读更多精彩文章


好好说话

大悲咒如何做夫妻

辨别善知识

佛像供佛像立佛堂

学佛不要迷信
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