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封辣椒酱制作联盟

【醉连载】新东京梦华录:骏马营销—拥堵的城门(77)

醉开封2022-01-12 13:48:14


“好马!果然是好马!”闾丘仲卿骑在奚族人进献的骏马上,赞不绝口,真是一匹好马,潞州李筠的坐骑都没有这么好。

 

相马经有云:马头为王欲得方,目为丞相欲得明,脊为将军欲得强,腹为城郭欲得张,四下为令欲得长。眼欲得高匡,鼻孔欲得大,鼻头有王火字。口中欲得赤,膝骨贞而强,耳欲得相近而前竖,小而后。

 

赵承嗣的每一匹西域骏马都符合相马经的要求,每一匹都是相貌俊美,四肢有力的良马,就算是就在边关镇守的李筠麾下恐怕都难以筹集这些骏马。

 

“没有想到先生还有如此骑术!”赵承嗣惊奇地望着闾丘仲卿,闾丘仲卿的骑术倒是让自己大吃一惊,御马之道十分了得,在马上还能砍,刺,挑,击,这完全是一个优秀骑兵素质了。

 

“郎君过奖了,久在边关,就算是文人也有机会遇到敌人,只是学一些防身之用。”闾丘仲卿这句话算是自谦了,赵普也属于会武艺的文人,但是马上功夫明显没有闾丘仲卿好,只是能骑马而已。

 

“先生,最近马店的生意如何?”赵承嗣从青翠园返回之后,就开始处理奚族向自己进贡的骏马了。奚族的骏马被称为西域骏马,其实是属于西域诸国马匹与河套地区的河曲马的配种,爆发力与耐力都不错,最要紧的是可以适应中原的气候,所以马匹生意成为了赵承嗣聚拢钱财的第二步。

 

“回禀郎君,马店的生意不是很好,开封城内还没有多少人知道我们的马店,更何况郎君的马匹价格又.........。”赵承嗣的马匹价格标注得很高,千金一匹,这纯属于漫天要价了,就算是顶级的骏马,百金都属于万里挑一了。

 

“本郎君知道了,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,对了本郎君要你准备的事情都办妥了?”赵承嗣微微一笑,自己的准备还没有充分,一个成功营销计划是需要完全的准备。

 

“郎君交代的事情与人员都已经找好了,马匹也都带进了富贵宫,不知郎君明日的计划是..........?”闾丘仲卿疑惑地望着赵承嗣,赵承嗣要他办的那些事情还真是弄不清赵承嗣的葫芦里卖什么药。

 

赵承嗣让闾丘仲卿办了几件事情:

 

第一:将所有的骏马都从青翠园中带回开封。

 

第二:用重金收买了画图之人,说书之人,还有一个米店的掌柜。

 

第三:护圣军的士兵都要都要全部戒备,有重要任务执行。

 

“好了,本郎君也不瞒先生了,这就是本郎君的计划,明日请先生依计而行!”赵承嗣将一张纸递给了闾丘仲卿。

 

“哦?”闾丘仲卿结果纸张看来一眼,露出了奇怪的表情。

 

“郎君,真要这样做?”赵承嗣上面记载的方法太奇怪了,闾丘仲卿只知道是要演戏,但是这场戏花费也太大了。

 

“不错,就按照上面的计划行事,有什么事情还有本郎君在此。”赵承嗣点了点头,示意闾丘仲卿照吩咐办事就行了。

 

“郎君,这样恐怕会引起开封府的注意........?”

 

“此事就不用担心,现在开封城内谁说得算?只要不闹出大动静,何人敢动我?”赵承嗣微微一笑,现在赵匡义是大内都点检掌握军队,赵普是枢密直学士直接掌握了朝政。开封城内有谁敢都赵承嗣一下,那绝对是想找死的货。

 

“是,在下明白了,就按照小郎君的意思去办!”

 

东京梦华录有记载:“朱雀门外街巷”条说:“唯民间所宰猪,须从此入京,每日至晚,每群万数”

 

开封城是大宋的国都,,在开封城内聚集了五代末期的大量人口,食物的需求也就大了,形成了开封城内一道独有的景观。

 

在开封城的朱雀门是开封城外肉类进入城中的通道,每日都会有大批的牛羊猪鸡等牲畜从朱雀门进入开封城,再到城内各大集市上贩卖。生猪进城成为了开封一道独有的景观。

 

喔喔喔!四更天,城内的鸡儿已经开始鸣叫,开封城内的打更人也开始敲打着锣鼓到各家各户去报早了。

 

富贵宫外,赵承嗣骑着自己的小黑马,王五与张七带着三百护卫与二十辆马车已经准备多时了,只等闾丘仲卿的回复便可以出发了。

 

“小郎君,城门准备开了,我们可以出发了。”

 

“恩!”赵承嗣点了点头,带着大队人马来到了朱雀门附近。

 

朱雀门是开封内城的一座城门,因为是内城,所以比外城的城门开得早一些,朱雀门一开王五就带着百余名护卫出了朱雀门,埋伏在朱雀门附近。张七带着二十辆马车来到了朱雀门的正道之上。

 

等!赵承嗣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等了。

 

“郎君,好像来了!”闾丘仲卿指了指不远处的朱雀门,只听见一阵嘈杂的声音,开封城内壮观的景象出现了。

 

领头入城的是二十名赶猪人,大约赶着一千多头猪,后面跟着的是羊群,也有十多名赶羊之人。

 

“老哥,这是怎么回事?”一名赶猪人愣住了,前面横七竖八地放着十几辆马车,每辆马车都少了两个或者三个轮子围城一个半圆,堵住了去路,一些人还在修车。马车之上还放着不少的草料。

 

“这........?”赶猪的张老哥愣住了,自己在开封城内也赶了七八年的猪了,从来没有见过这场面,这是玩哪一出?

 

“嘿嘿,时机到了!”赵承嗣用力一抽自己的小黑马,小黑马就像飞箭一样冲了出去。

 

“小郎君,小心点,快跟上去!”闾丘仲卿见赵承嗣冲了出去,连忙命护卫跟随,三十名护卫骑着西域骏马紧跟赵承嗣之后。

 

“这.......!”赶猪的张老哥还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,赵承嗣的马队就冲进了猪群中,引起了一阵骚动。

 

“哎!我的粮食怎么漏了!”朱雀门外,猪群与羊群的后面,一个米店的几十辆运米车都翻了。

 

前有马车挡道,后有粮车堵路,中间是赵承嗣的西与骏马与群猪羊的混战,乱,整个朱雀门顿时乱了,乱成了一锅粥。



本期主编:小细腿  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