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封辣椒酱制作联盟

【原创】千年传统的望气和军事

精忠蓝盔2022-01-09 12:54:47

文 / 居青龙



所谓望气,是一个风水学术语,指术数中认为穴中有气,高明的大师则可以望见穴气,并根据这个穴气来判断国家运势、战争胜负。气色光明则发兴,气色暗淡则败落。气呈红色则巨富,气呈黑色则有祸,气呈紫色则大贵。

 

上古有巫,持占卜、倡礼仪,以佐王师,后分方士、儒生,各持易数与礼祭,其实巫与儒、道,原本同出一家。包括中医,实际也源出于巫,主治小儿惊吓时(民间说法就是小盆友吓掉魂了),会用到朱砂定惊,而西医绝对不会使用水银氧化物的朱砂。


某种意义上讲,溯及华夏文明的源头,其实就是巫者作易定礼,夏画连山易,商刻归藏易,周演组合易,朴素唯物辩证、形而上下,大体都是一棵祖树上分出来的枝杈。包括殷商甲骨文,本来创世于占卜。

 

堪舆风水、注解易卜的方士,后来也分化两派,类似于金庸小说里的华山剑宗与气宗。其中望气一支,灭绝道统于秦始皇的焚书坑儒;日后的江南形势宗,整合上古残存,接续了断代传承,却越走越偏,最终异化成一头撞向死胡同的风水道士。

 

龙砂水穴的风水,不出小格局,看山看水,最终又惑于山水之形,沉沦于形而下,表里山河只摸到了皮相。比如牛有两个胃,就在牛头山下挖出两个水塘来,再如弥勒寨,就把老人葬在肚脐眼上,主要靠小概率的去蒙,偶有蒙对的,就以讹传讹,传出神来。形而上的望气,从来瞧不上形而下的神棍。

 

刘邦下咸阳,范增立谏项羽杀之,奈何不读书的项羽,一门心思锦衣不夜行,根本没把咸阳当回事,和李自成不稀罕北京一样。范增再劝:自打刘邦入城,咸阳上空五色云彩,此天子气也。项羽才终于坐不住了,但真摆了宴,又犯糊涂了:那么猥琐的人,怎么可能气运傍身?

 

始皇帝东巡至石头城,随驾方士奏报:虎踞龙蟠,绕见五色流云,天子气也!

始皇帝野望极大,何止二世三世,开得是万世基业!于是收六国青铜兵器,熔铸12金人,葬于南京城下,;又开运河,引淮河污水灌城,污损冲其锐气(故称秦淮河)。

 

然也奇怪,金陵王朝相枕,都是短命鬼,城头变幻大王旗,风月无边英雄冢。都于南京的王朝,往往海陆兼备,至少也有几条破船凑数的长江水师,挡一挡北方王朝统一大势的步伐。历史兴亡上讲,也确有“乱起于东南,功收于西北”的说法,南京也就混个偏安一隅……


 

望气之说,绝于焚书坑儒。因为这场文化毁灭运动,大多数跟望气有关的书都失传,只有种树、占卜的书简允许传世,日后行走民间的堪舆道人,因此得幸。不过至今日本堪舆,仍有望气的观影,比如上海军刀楼即是,还真可能与徐福东渡有关系。

 

如果从古代望气的角度看华夏大地,其主脉首推昆仑;京师的望气,则首重长安。

 

丰镐、咸阳、长安,。都于此者,形胜民丰物富,基业稳固长久,疆域辽阔,称盛霸强,但循其尘埃落定的历史走势:西周亡于周幽王,褒姒烽火戏诸侯,诸侯侧目,不修勤王,为犬戎残破,被迫迁都洛阳再传东周。


秦亡时,80万长城卫边及征讨岭南军团,久悬于外,只好破格起用了刀笔税吏的章邯,临时征召刑徒军团。秦以暴卒,汉以强亡,秦隋均不出三代,两汉实际又走上了东西周的老路,玩残了长安奔洛阳,而盛唐折于安史之乱藩镇的尾大不掉。

 

大体长安一脉,盛衰转折于诸侯离心、藩镇坐大,。

 

中间插一段话,阴阳家的鬼谷子,收了四员高徒:苏秦合纵,张仪连横,孙滨庞涓围魏救赵,两对活宝斗得天翻地覆,实际却让东周王室,在夹缝中的洛阳苟延残喘,操盘天下大势于棋局。鬼谷子可能还有一个真传弟子,叫黄石公,再传张良拾履,然后秦亡汉兴。

 

鬼谷一脉疑有望气的影子,但显然是师傅望气,徒弟受气。师傅不象师傅,扔下竹简就啥事都不再管,徒弟也不象徒弟,要么下山后,掐得你死我活,要么捡起鞋,沦落天道棋子。

 

张良似乎得了半部真传,升级棋手:推出“商山四皓”,荐于吕后,导致刘邦放弃了废长立幼的成算,然后疲蔽的汉初,重黄老无为之术,与民休养生息不折腾,奠定文景之治,将汉武帝的大有为延迟了半个多世纪。此为悬案……

 

还是言归正传,季风吹拂下的东亚大陆,旱涝更替,不时又有小冰河降下,也暗中深刻影响着农耕民族的走势,饥荒欠收时总要互相伤害,汉末、残唐、晚明均是如此,所以长安也并非万能险。

 

,就是长安破败后的洛阳、汴梁。东都洛阳无雄主,盛放牡丹的洛神,显然更眷顾于女主,武则天称制后即东进洛水。且主弱臣强的洛阳,随后的历史,往往是黑暗并浸满血泪的:春秋战国大动荡,五胡乱华两脚羊……

 

至于东京汴梁,本无险可守,每被地上悬河淹城,不踞形胜天险,却坐拥运河疏浚的物流之便,文化极盛,经济繁荣,一时称治,但重文轻武,结局往往是悲剧的君王北狩,疆域不断被强邻压缩,统一之路艰难坎坷……


 

魏晋的许都,是权臣的主场,囚龙之地,但实际上它挟天子也令不了诸侯,反要省下粮食,好生待见随时可能诈尸反弹的王们。它唯一的好处,是适合囤田种地。蔡许熟、北方足,至今每5个馒头,有1个产自天中。在白骨露于野、千里无鸡鸣的乱世,挽救最后一分民族元气,守住最后一丝伦理底线……

 

曹操于陈留再度起兵后的第三年,地主家也没余粮了,不过八百武装,对外诈称五千,本钱太小,胆子不壮,只敢沿途骚扰黄巾军,却让太平道的神棍们摊上了最致命的问题:不能沿途打劫了,而是人就要吃饭!

 

最终窥破虚实的曹操,在济北遭遇30万青州黄巾军时,却只一个冲锋,即摧枯拉朽,随即诱降收编了其部,并卷其百万家属……

 

黄巾军终究不过流寇,无补给的流动作战,停下来或抢不到时,就会人相食,而靠骰子决定每天吃谁,霸强者又会首先打破规则,然后必然是青壮吃老幼的强凌弱。也没有人想击穿骨肉亲人的伦理底线,于是30万被800轻松击穿透阵,一触即溃……

 

也可能史册上的那次曹式冲锋,根本就没存在过,也许“奸诈”的曹操只说了一句话:走!跟我到许昌种地吃粮去,别再易子相食了……

 

所以许都仍然是伟大的,在那段黑暗的历史上,当晋惠帝们高谈阔论“百姓无粟米充饥,何不食肉糜”时,许都仍然坚持吃米不吃肉。史载曹操是骑兵冲锋,但我更相信那是骑着驴的堂吉诃德:人都快吃没了,哪里还能有马?

 

后世儒家历史观下的京剧,每每写照:抹了白灰、饰了奸纹的尔曹,骑着纸糊的似驴非马,吟唱“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”后,开始冲锋了,然后又被赤壁的一把火燎了毛,连滚带爬地滚回许都当农民。于此,就想问一句:王特么能当饭吃么?天道不仁、刍狗万物的时候,也不能……

 

其实曹操只会囤田,根本不懂打仗,也没有杀献帝那份心,能在短时间内平定北方,是馒头战胜了拳头。袁术称帝后,混到有上顿没下顿。

 

赤壁战败是对面的孙刘,也能吃饱饭,并且江南是包产到户,许都是人民公社。屯田收成上,是官八民二,后来曹操前脚断气,青州兵就一哄而散,回老家单干去了……

 

三国落幕时,江东孙皓无视由建康逆江而上的纤夫苦民,忙着鼓捣武昌鱼,而成都已是满城菜色关不住……

 

不废江河万古流的,其实是民以食为天,王再大,儒家节操再大,伦理底线再大,也没有粮食大……


 

昆仑北走,经停太行,潜入幽燕。从历史观其大势,北脉聚拢而不散,始终就一个北京定点,异于中脉会随季风及河道摆动,不时在长洛汴之间漂移。都于此者,经济兴盛,,文化稍逊,立国时虎虎生气、开疆拓土,气尽时生机已绝、落魄潦倒,而在朝贡贸易及藩篱上,重陆轻海,与长安大同而小异。

 

疆域上,长安制霸西域而顿兵于吐蕃,有唐至终,灭国二十二,对吐蕃却无可奈何,西羌更成为倾覆东汉洛阳的直接导火索。而北京能囊括吐蕃并延展于西域,却终失漠北。存疑之处,东北封边聚气,与东南开疆复土,也许有内在关联。

 

边患上,长洛心腹大患在西寇,北京则往往来自北虏。

 

风气上,长安开放包容,兼收并蓄,北京趋于保守,视野内顾。

 

玄武门之变后,太宗李世民痛心于手足相残,下令从此封绝玄武门,然玄武门的诅咒,实际上并未远离太宗的子孙们,手足相残的阴霾,伴随了每一代唐皇的崛起。

 

北京、长安,似乎玄武夺嫡的居多。长安每动刀兵,鲜血铺路,哪代汉帝唐皇,不砍几个人,是坐不稳大宝的。满清干脆定下章程择贤立储,嫡长制彻底报废。

 

龙性淫,化生九子,各不相同,而排行老末的玄武类龟,最不受待见,就干些驮碑忍辱负重的扛活,看不惯二弟、小四被欺负,每每出手……

 

燕王朱棣夺嫡后,在武当山上,给玄武建了一个道场,并上尊号“真武大帝”,于是玄武就成了真武。

 

四象神兽上,玄武居北方黑水,白虎持西方白金,青龙在东方青木,朱鹊位南方赤火。战国阴阳家邹衍鼓捣出五德终始说,大体暗合望气之说。

 

历史翻页时,长安基本上是自己人玩残,烽火佳人笑,诸侯离心凉,正经勤王的一个没来,豺狼虎豹的劫匪倒来不少;而北京是自毁长城,自从辽东经略袁崇焕,被凌迟后,基本沦落不设防,不管谁来,四门大开,而汴洛根本无心防守,连往墙上跺一脚都不用。

 

所不同的是,北中两脉的长汴京,,谈不上满血复活,但挪挪窝尚能残喘,而洛阳和南方一脉,大体倒了就是倒了,再没诈尸的机会,一次性玩完。

 

例外的是,北宋后的开封,不踞天险,却进化坚城。明末李自成三打开封府,挖地道、堆火药、掘堤淹,什么招都用了,愣是没进城,让火药反冲崩伤无数,还被射瞎了一只眼。

 

蒙古攻金,金朝被迫南迁至中都汴梁,蒙古军队连续攻城,三月不下。城中粮尽,金朝后宫的嫔妃,搬来一口大鼎,放在宫门口,燃薪煮沸后,跳了下去,肉汤送上城墙,漂起的油脂,就作为城防用的“滚油”,泼向登城的敌兵,然后越来越多的女人们跳了进去,后来连青楼的姑娘们也不例外,于是城中的汉子们,死战到底……

 

开封城陷落后,,最终善良的耶律楚材,挽救了一城百姓!

 

在德不在险,所谓形胜,也不过虚言,所谓气运,实际还是民心军心。有钟鸣鼎食的大义气节在,民族与国家之气运,就能依附长存……

 

孟子讲吾养浩然正气,深以为然,也唯有此,才是望气之说的根本所在!



 

望气之说,早绝于秦,后面再有乱传的,其实都是神棍。比如那个末代吴王孙皓,就是误信了有人望气,说荆州有祥云瑞兽,然后连夜迁都,才有了苦民口中的“宁饮建业水,不食武昌鱼”,。什么望气,催命符罢了……

 

易经强调太极用圆、化煞为祥,最好的风水其实是化解怨煞。后世风水完全落入歧途,动不动就搬座狮子看门,,问题压得住一时,盖不住一世;要不就鼓捣一面照妖镜,想把妖怪照到对面老王家里去,结果妖怪没照跑,老王倒请进门;甚至南方那些城市,整个写字楼面都是玻璃装修,到处都是光污染,整体大环境恶化了,楼内的小环境又能好得到哪去?光煞穿龙,其实是风水大忌。

 

所谓望气,望的其实是人心气顺,望的是勃勃生机。秦砖汉瓦都作了古,别总想着京师买房的事,偶尔也要想一想千年以降的血泪……

 

女生去洛阳赏牡丹,夸一夸洛神的花,不用整容都能变美,汉子去开封摸摸鼎,尿完西安、南京的城墙根,再去许昌恶狠狠地骂上曹阿瞒一通,完事再顺个馒头掖着……

 

有机会时,总还是愿意在中土的麦地掐个尖,江南的水田站一站,看风吹稻浪,万物生长,也许这就是望气,这就是生机。


关注维和主题公众号“精忠蓝盔”china_unpf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