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封辣椒酱制作联盟

家乡浑源(十五)——清代廉臣栗毓美纪事(上)

众城眼里的近代往事2022-08-18 07:03:11


■  栗毓美


【作者按】

        ▼  

山西浑源县历史悠久,文化底蕴深厚,以域内坐拥北岳恒山而名扬中外。数千年来,浑源县杰出历史人物可谓俊彥辈出、不胜枚举,人们大多已经记不起他们的名字。但是,现在的浑源无论街头巷尾,还是闹市僻居,人们对“栗大人”这个名字却耳熟能详。只要一提到“栗大人”三个字,人们马上就会想到浑源中学后面的栗氏陵园—“栗家坟”,可见栗毓美这位清代官员的声名已经深入人心。


        其实,从现在往上追溯二百年,将浑源县的历史人物作一个排名的话,声望最隆、影响力最大者非清代治河名臣——栗毓美莫属。


(十五)殚精竭虑谋国忠,安危不避以身殉

◆  ◆  ◆  ◆  ◆  

文 ▏韩众城


 仕 途 初 期

  01

   ▼ 

      栗毓美(1778—1840),字含辉,号箕山,别号朴园,山西省浑源州人。他生于清乾隆四十三年,死于道光二十年,主要生活在嘉庆、道光两朝,以治河、廉能名垂史册。

 

      栗毓美于嘉庆六年考取拔贡(类似举人),次年朝考中以二等第二名的成绩签发河南,以知县用。他历任温县、孟县、安阳、河内、西华、宁陵、淇县、修武、武陟等知县,以及光州知州、汝宁及开封知府,道光九年(1829)补授河南粮盐道、开归陈许道,道光十年补授湖北按察使,道光十二年升任河南布政使,道光十四年护理河南巡抚,道光十五年擢升为河东河道总督。

 

      简单来说,嘉庆六年,24岁的栗毓美得中拔贡,正式踏入仕途。经过24年的官场磨砺,道光五年,他官至开封府知府,成为清廷的正四品大员。栗毓美饱读史书,办事通达,任职时以身作则,殚竭血诚,政声颇佳。

 

02

      栗毓美仕途关键年是道光九年(1829),那年河南粮储盐法道出缺,此职向来归吏部选派,河南巡抚杨海梁以“漕运紧要,必须人地相宜”为由,向清廷奏请开封府知府栗毓美升补,允准。河南粮盐道和开封知府同为正四品官员,但河南粮盐道是主管河南这个农业大省的专职道员,职务显然更为重要,这次擢升对栗毓美治政能力锻炼和个人升迁都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。

 

      当年秋天,栗毓美由河南押运公干至京,具折谢恩,蒙道光帝召见。在勤政殿,道光帝垂问其履历及历任地方情形、盐漕利弊及沿河应办工程,栗公奏对称旨,深得道光帝赏识:“知汝居心办事,操守俱好,行将大用之。”

 

      此次奏对后,栗毓美给道光帝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他的仕途进入了一个快车道。

 

青 云 直 上

03 

      道光十年(1830),栗毓美被补授为湖北按察使,诣阙谢恩。道光帝上次召见对栗公印象极佳,故此次特在勤政殿及万寿山的玉澜堂召对栗公三次,对之寄予很大期望。

 

      道光帝曰:“汝在豫年久,由知县升道员,一切利弊无不洞悉。湖北与河南界连,故命汝前去。汝人极勤俭,不失读书人本色。”又问:“现在为治,以何者为先?”

 

      栗公奏对:“自古为政不外‘用人’、‘理财’两大端,而尤以‘用人’为务。如内而大臣得其人则所举之督抚必贤。督抚贤则大法小廉,吏治清,而一省之民安矣。武备亦应认真整顿,但求治不可太速,功过处分不可过严。求治速则不免轻于进退人材,功过处分严则官吏率以文避法,难期其振作有为,必至因循迁就,废驰公事。”

 

      栗公的见解深得圣意。道光帝深感自己赏识到一匹千里马,非常欣慰,对栗公政绩和奏折也更加留意。

 

04 

在湖北任内,栗公果然不负圣望,筑堤赈灾,政绩斐然。

 

道光十二年(1832)三月,栗公奉旨补授河南布政使,五月抵京城面圣谢恩。道光帝又见到爱臣,喜不自胜,“天颜温霁,训勉备至”。随后,“谕令速即赴任吏治民风,务宜极力整顿。”

 

八月,正值黄河汛期。南岸祥符下讯三十二堡决口六十丈,情势危急万分。其时,河南巡抚杨国桢入闱科举监试,河东河道总督吴邦庆和开归道河员均在另地抢险,分身无术。栗公时任河南布政使,闻信禀巡抚后带着银两亲往查办。其时,决口地料物俱未储备,厅讯官员仓皇无措,正准备由黑岗工地往来转运料垛。栗公审时度势,他眼看两地相距甚远,缓不济急,当机立断指挥防讯官民在上游十二堡筑柳坝以刹溜势。此方法甚为得当,大溜尚未掣动,缺口业已挂淤,庶几决口堵合,而黑岗转运物料还没到。栗公此举,节省数百万帑金,挽救数十万生灵于危难,由此声名鹊起。

 

此次抢险事件,包括河东河道总督吴邦庆在内的大小防讯官员都交部议处,唯栗公一人经吴邦庆保奏加恩入嘉奖之列,栗公以其超人的胆识与才干更得道光帝赏识和信任。

 

       道光十四年(1834),河南巡抚杨国桢两次因故离职,身为布政使的栗公圣眷正隆,两次均奉命护理巡抚职位。其时,河南发生多起震动朝野的流匪等重大事件,栗公同其他要员一道,处置得当,,给朝廷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

 道光十五年  擢升河督

05 

道光十五年(1835)四月,河东河道总督吴邦庆因被给事中(都察院官员)金应麟以“年老重听、保举冒滥、钱粮撙节数目与原奏不符”等理由上奏弹劾。道光帝命内阁大吏“查访明确,据实具奏”,并让内阁大员询之于河南布政使栗公。栗公回称道“与吴邦庆谈论公事,尚不觉其重听”,不肯做落井下石之人。但是,吴邦庆终究被朝廷因病赏假,栗公得以署理河东河道总督这个重要职务,此年他57岁。

 

       五月,栗毓美得清廷实授河东河道总督,并照例兼兵部侍郎衔,此两职均为正二品大员,由此栗公成为名副其实的封疆大吏、朝廷重臣。清廷规定凡不加尚书衔的总督,则俱加兵部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衔,使总督有了节制兵权和监察权,以便于总督行事,这样栗公循例又兼领右副都御使。一连串的加官封爵后,栗公当即具折谢恩,按惯例应进京面圣,时届伏讯,便请俟霜降后再行陛见,奉旨允准。


 道光帝在给栗公的兵部侍郎衔的谢恩折内奉批:“诸凡实力为之,河工积习若能一丝不染,方为不负委任。勉益加勉,钦此。” 


       道光帝在给栗公的兵部侍郎衔的谢恩折内奉批:“实心实力为之,朕有厚望于汝焉。勉益加勉,钦此。” 

 

06

        六月,道光帝在御史成观宣奏请“禁河工浮耗积习以重修防”一摺时,通过内阁明发谕旨曰:“麟庆(新任江南河道总督)、栗毓美均系朕特加擢用之人,不知能否各激天良,著将所奏各情节随时饬禁,申谕在工员弁奉公守法。有则改之,无则加勉,不可相率因循,罔顾国是。如有仍前陋习,即著据实严参,傥不认真查禁,别经发觉,朕惟执法惩办,不能稍宽一线也。懔之慎之!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从道光帝的数道谕旨来看,他对栗公的期许之高,实非常人可比。道光帝和栗公二人虽隔两地,但同心同德,惺惺相惜,真可谓知己君臣。


 雄 才 初 显

 07 

栗毓美在仕途发达的这个阶段是清中期的末段。道光十五年(1835)栗公就任总督,正是年富力强的道光帝励精图治之时;道光二十年(1940),栗公去世,鸦片战争爆发;十年后的道光三十年(1850),又爆发了洪秀全领导的太平天国运动。可以说,鸦片战争和太平天国这两大运动直接使大清帝国衰落下去,而栗公的人生历程刚好是在剧烈的社会大动荡之前。

 

鸦片战争之前的大清帝国是一个以农耕为主的国家,国家的富庶和人民的安居乐业主要靠的是风调雨顺,农业丰收;因此,河道治理和漕粮运输自然成为清政府首要重视的大问题。河道治理主要是指治理黄河,特设江南河道总督(管辖江苏、安徽等地黄河、淮河及运河的防治工作)和河东河道总督(管辖河南、山东等地黄河、运河防治工作);漕粮运输则特设漕运总督(管理漕运中的各项事务)。河东河道总督不但要治理黄河,也要治理运河,因临近京畿要地,所涉及的事务和遇到的实际困难要远远超过江南总督和漕运总督。

 

在清一代,黄河夺淮已有四五百年的历史,泥沙淤积导致的河患频发,在当时的情况下黄河、运河的河患难以根治,这直接影响到漕运大事和流域内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,突发的河患常常给会给河督带来丢官获罪的仕宦结局。栗毓美深知河督的重要性,他赴任之后,立即上奏推迟进京谢恩,先赴各险要属地,进行考察调研。

 

08

栗公就职后做的第一件事,是“首裁供张浮费,严饬道、厅崇尚俭节,屏黜浮华。亲率文武员弁辛苦供事,慎重修防。”当时,河南兰义县(今兰考)庙工为伏秋防讯治河大员驻节之地,以往每到治河大员驻节之时,商贾云集,珍玩杂陈,市场热闹非凡。栗公面对这一情况,杜绝自己个人嗜好,下属道厅等治河官员上行下效,商贾们再不敢在此设市,吏风随之日清。

 

栗公素知河工重在察看与筹划,他下令各地河员随时察看汛情,据实禀报,以作统筹部署。一俟河员禀知有串沟(串沟者,在堤河之间,始仅断港积水,久而沟受河,又久沟尾入河,于是串沟遂成支河,而远堤十余里之河,变为切近堤身,往往溃堤)、分溜(河水漫出固有水道而他流)等险要之事,他便亲自前往,以及时查知讯情,尽早解决。

 

09 

七月,栗公亲自乘小舟察看旧顺堤河汛情。其时,原武、阳武两讯串沟分溜,曼延40余里,两汛均无可以施工之处和备讯之物,堤南一片汪洋,堤北积水不退,情况十分危急。栗公审度时势,委派人员收卖民砖,抛试险要处以成坝,经40个昼夜之力,抛筑砖土坝60余道,溜势外移十数丈、数十丈不等,成功遏制住险情。随后,栗公又亲率弁兵不眠不休奋战5昼夜,将险要处“月石坝”坝身加高帮宽堵合,次日,风雨大作,河水复涨,70余村庄恃以无虞。七八两月,栗公在工费所需无多的情况下,筑堤安民,迅速平稳了几处危急汛情,功绩卓著,得朝廷嘉奖。

 

九月,黄河汛期已过,栗公向朝廷奏报当年河务“秋汛安澜”。道光帝谕旨“命诣河神庙祀谢,并下部议叙。出力员弁,升叙有差。”

 

翌月,栗公将任内河务一一布置妥当,这才请旨入京谢恩。道光帝以山东巡抚钟祥兼署河道总督,准其入京陛见。

 

十一月,栗公风尘仆仆来到京城,道光帝分外高兴,在皇宫养心殿共召见六次,温语慰勉。道光帝详细询问了栗公家世及河工利弊,栗公陈奏详明,直言无隐,还将自己的治河心得写成《修守之法》和《抢办支河缘由》呈上,以作为朝廷治河筹划时之参考。

 

      道光帝曰:“所奏均系实在情形,毫无欺饰朕,亦可洞悉原委,真不失读书人本色。因汝有守有为,故擢用为河督。务当认真整顿,力挽颓风,以期固工节用。俾朕有知人善任之明,方为君臣一德。”

 

       随后,道光帝询问河治官兵之情形。

 

      栗公回奏:“河营武官多系防汛兵丁出身,兵丁等久历河干,历年河势如何迁徙,并各河臣、道厅办理之善与不善,皆所目击。为河臣者,但肯逐处虚心谘访,汇全局于胸中,再参以近日情势,斟酌办理。以身先之,自可集思广益,不至遗误公事。”

 

      一番话说的道光帝频频点头,曰:“汝能实心办事,又能虚心下问,以勤劳自任,朕复何虑?”

 

10 

在京城,栗公与内阁大员们多有接触,同僚间也有了更多交往和了解。同时,栗公并没忘掉他肩负的重任,上疏奏请添办东河来年备防秸石及修东河两岸堤堰坝戗,上均从其所请。

 

栗公对所管辖之运河同样重视,他以请加挑运河淤浅工段上奏摺,第一次筹划漕河河工。运河南起台儿庄,北至临清,全程八百余里;山河之水,挟沙带泥,多有淤垫,致使漕船不能通畅,每年均需在冬季雇佣民工挑出淤泥,以利船行。道光三年大规模深挑后,十余年来,每年冬挑照例需银五万两。唯今年首进漕船,节节磨浅,更需深挖不可,故栗公查实需要用银六万二千九百九十三两,才可敷用。栗公计算合理翔实,谕旨准其在司库动拨银两和东商生息银两,应其请也。

 

      栗公此次进京普惠恩泽,其有所请,无有不准,可谓风光无限。十二月,栗公离京回任。


作于2015.10.8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注:图片来源于网络,特此致谢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— END —


长按右图二维码关注

公众微信号:lin_huiyin

交流联系可添加微信号:

juyanw
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