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封辣椒酱制作联盟

寻找沂蒙老手艺--韭花酱

朴宿沂蒙2018-06-22 05:03:52

韭花酱好吃,就在于吃它能吃出山野味道来,能让那些食物重新找到“根”、回归土地的味道。除了配白斩肉、做火锅料,韭花酱与豆制品甚相得益。比如王庄的水豆腐、高庄的豆腐脑。这些吃食原本平淡无味,只因为麻辣咸香韭花酱的加入,才激发出了它们的甘美。

肉要吃出肉味儿来,非得白水煮不成。煮过、凉透,薄薄地片好,码在青花瓷碟子里,拿韭花酱(千万别用超市的,那大抵是韭菜叶子磨的)蘸着吃,是一道难得的珍馐。

要想吃正宗韭花酱,非得亲力亲为不可。周末,蒙山某村庄李家。他家菜畦子隔着庄一条省道,躲过路上的尘嚣,挎着篮子提溜着剪子下到园子里。黄泥土埂的两旁,芋头举着的伞盖、玉米持着锯条、还有经年的树枝子黑铁丝一般上面缠的是泥豆的青藤;灌园水刚落下去,就开始有蛐蟮打洞、蝲蛄钻孔、蚂蚱一蹦一蹦的、癞蛤蟆不情愿的挪到沟里去…… 在那三两厘地的菜园子里,取出老铁剪刀,或者干脆用手掐取团球白花、羊角杭椒儿;孩子们则摘来芋头叶子顶在头上嬉笑玩耍,尽情享受难得的半日田园时光。


有花有果、五味齐备,一切食材采回来,先打上清凉甘甜的井水反复冲洗,晾去水珠收集起来,就再到老碾子上过一过。老碾子在村口,往往和图画里的位置一样,是白发苍苍的娘亲踮望儿女回乡路的地方。为老碾子遮荫的照理是一株梧桐或洋槐,雀声啁啾更添几分静谧。在巨大的花岗岩碾砣子的挤压下,成块的姜黄、苹果、黄瓜、择洗干净的红的青的辣椒、花椒,还有珍珠蟹眼般的韭菜花儿,发出咔嚓咔嚓或者窸窸窣窣的脆微声,一圈又一圈地将辛香的滋味挤兑出来,最后大粒儿地海盐撒上去,韭花酱所独有的混合香味立马迸放出来。然后将甘稠的汁子灌装成瓶,再加以日月阴阳的变幻,在各类酵菌的撮合下,韭花酱的滋味变得越来越醇和丰美。

那些琐碎的食材,经过精心加工勾兑在一起,最终变成一道美味,刺激着味蕾,愉悦着口腹。我们不得不感念劳动和智慧的伟大,它们仿佛是照耀生活的双子星座,让生活变得丰富多彩,让我们有理由相信,生活虽然不漂亮,但,它的确是美的。(图/文 闫方勇 )

讲的都是山里的事



朴宿

长按二维码关注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