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封辣椒酱制作联盟

美文 | 春来风细细

三色西瓜2018-06-22 07:46:41


她有深深的爱,换他浅浅的喜欢。


1

迟伞伞第一次遇到谭烨时,没瞧出来他是谁。

她和一个师兄站在一起,师兄性子很活泼,指点着她说:“瞧见那边那个人没?”

迟伞伞顺着师兄的手势看去,一堆漂亮姑娘簇拥在一个男人身边,撒着娇给他敬酒。

男人长了一张漂亮的面孔,鼻梁高挺,眉骨也高,格外显得眼窝深邃,有一种情深如海的模样。

他来者不拒,逗得一群小姑娘娇笑连连。迟伞伞不喜欢这样的花花大少,随口回答:“看见了。”

“他就是你的偶像,谭烨。”

迟伞伞愣了一下,看师兄不像开玩笑,咂舌道:“他竟然这样?真是没想到……”

是真没想到。谭烨在他们圈子里算个传奇。他年少成名,十四岁读了少年班,一路顺顺利利考去哈佛。未等学成,他便一手创办了YSee网站,风头之劲,连扎克伯格都向他抛出了橄榄枝。

传闻他一直脾气古怪,不肯让媒体发布自己的正面照。这样的天纵英才,在迟伞伞的脑补中,该是恬静淡雅的宅男形象。迟伞伞又往人群里看了一眼,就瞧见谭烨歪着头,笑得很风流地去喝别人递过去的酒。

人生三苦——近视,发福,偶像破灭。

迟伞伞不禁感叹,师兄说:“你别看他这样,工作起来能吓死你。”

迟伞伞今年不过二十出头,导师宠她,有什么好事都先想到她。这次也不例外,谭烨要重新组建班底,将YSee整个搬回国内,现在加入的,往后可都是元老。

这种好事如果不是导师引荐,怎么也轮不到迟伞伞。因此她夹着尾巴做人,和师兄一起去面见谭烨时,乖乖地坐在师兄身后。

谭烨穿了一件深灰的西服,鼻梁上还架着金丝边眼镜。酒会上的花花大少,突然锐利冰冷起来。迟伞伞刚在心里腹诽他有两副面孔,就听到他点了自己的名字。

“迟伞伞,”他说,“成年了吗?”

迟伞伞还没说话,就听到他又继续说:“我这是做生意,可不是招实习生。”

天才都有一股桀骜劲,面对偶像,迟伞伞站起身,走到他的面前与他对视:“给我十分钟。”

这十分钟,日后回想起来都像个梦。迟伞伞坐在电脑前,深深地吸了口气。头顶的灯光发白,映得她面孔雪白,而她注视着屏幕,眼神专注到几乎执迷。

十分钟到了,迟伞伞停下因快速敲击键盘而发烫的手,刚要动,却又僵在了原地。

谭烨俯下身来,面孔几乎贴着她的面孔。他扫了一眼屏幕,赞许地说:“这个漏洞你找了多久?”

迟伞伞的脸有些烫,却还是维持着冷冷的语调:“三个月。”

“很不错,比我预计的时间要早半个月。”谭烨在她耳边笑出声,“我要向你道歉,我以貌取人了。”

说着,他直起身,和迟伞伞握手后离开。师兄上前夸她说:“你竟然能找到YSee的系统漏洞,太厉害了!”

迟伞伞没吭声,师兄打量她,疑惑地道:“你的脸怎么这么红?”


2

谭烨做的系统,是圈子里公认的完美,偏被她找出一个漏洞。这件事没过几天就传遍了公司,谭烨请他们吃饭的时候,迟伞伞坐在离他最远的地方,总觉得有些羞于见人。

她发现这个漏洞,是因为偷偷关注了谭烨的一个博客。那个博客非常隐蔽,几年前就对外宣布倒闭,却被谭烨留了下来,不时写一点东西。

最新的一条,他只写了一句话:希望有人能找到它。

就这么福至心灵,迟伞伞找到了那个漏洞,被全公司同事敬仰。这简直是作弊,因此她在谭烨敬酒到自己这一桌前,借口上厕所逃跑了。

迟伞伞磨叽了半天才走出来,却看到谭烨就站在走廊的尽头。

他站的地方是回去的必经之路,迟伞伞硬着头皮走过去,才发现他竟举着光学望远镜不知在看些什么。

“迟伞伞。”

她刚踮着脚路过,谭烨就叫了一声。迟伞伞停下脚步,尴尬地朝他微笑:“谭总。”

他随手把望远镜递给她。迟伞伞不明就里地接过来,却被他揽着肩膀推到了窗前:“今天的能见度好,能看到大熊星座。”

“好像是……”迟伞伞不懂星象,随口敷衍,他却笑了一声:“这个纬度加上季节,看不到的。”

竟然被他骗了!

迟伞伞尴尬到极点,他松开揽着她肩膀的手,摁动手机,望远镜上显示出的漫天繁星就不翼而飞了。

“新做的APP,能随心所欲看到不同的星座,感觉怎么样?”

“挺……浪漫的?”

迟伞伞揣测着他的心意说,谈话听到他的提议:“浪漫的话,不如送给你?”

“不不不!”迟伞伞连忙说,“太贵重了,我不能要!”

“我开玩笑的。”

一个身份颇高的大总裁跟她开玩笑,是不是应该笑两声?可程序员最恨难以捉摸的事物,迟伞伞恨不能拔腿就跑。总算她想起来正事,小声说:“我想向您坦白一件事。”

“说吧。”

“那漏洞,其实是我在您的提示下才找到的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谭烨倒是笑了,“你能找到我的博客,就算是通过我的考验了。以后继续努力吧。”

他说完潇洒地走了,留迟伞伞一个人站在窗边。许久,她小心翼翼地抬起望远镜,只看到很小的一颗星,却又亮又温柔。


3

几次接触下来,迟伞伞总觉得谭烨这个人让人猜不透。

他有时候像个玩世不恭的花花大少,有时候又挺不近人情。干他们这一行的,加班简直是家常便饭。有一次迟伞伞半夜去茶水间冲咖啡,就看到谭烨的秘书偷偷躲在那里哭。

秘书人很温柔和善。迟伞伞吓了一跳,咖啡也不喝了,问她:“凡姐,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。”秘书勉强笑了笑,“笑笑生病住院了,我有点担心。”

笑笑是她女儿,很可爱的一个小姑娘。她说完就匆匆离开了,迟伞伞想了想,冲了一杯咖啡端到谭烨面前。

谭烨正在编程,幽蓝的光映得他的瞳孔也泛着冰冷的颜色。迟伞伞把咖啡放到他手边时,他头也没抬:“什么事?”

“看您辛苦,给您送杯咖啡。”

“无事献殷勤。”谭烨拨冗看了她一眼,“说吧。”

做人这么聪明,一定会少了很多乐趣的。迟伞伞小心翼翼地说:“我的工作已经完成了。”

“那你还不回家?”

“我可以替凡姐做一会儿,你让她先回家吧。”

迟伞伞说完,就看到谭烨挑了挑眉。这样的表情里有股浓浓的嘲讽:“是她让你来说的吗?”

“不是……是我自己……”

“自告奋勇?”谭烨端起她冲的那杯咖啡闻了闻,评价说,“奶和糖都放多了,我喜欢喝苦一点的。”

迟伞伞知道他是在讽刺自己多管闲事,却还是把想说的话给说完了:“凡姐一个人带孩子不容易,你将就一下不行吗?”

“你知道我给她的加班费有多少吗?”谭烨随手比了个数,迟伞伞暗暗吸了一口冷气,听到他笑了一声,“她想走我不反对,但她既然选择留下拿这份加班费,我想,她就不该抱怨什么。”

他说这话时,恰逢秘书走了进来。谭烨说完,扬扬下巴说:“给我换杯咖啡。”

“是,谭先生。”

秘书面色不改地走出去,留下迟伞伞里外不是人。她站在原地,有些茫然地看了看谭烨,小声说:“你别怪凡姐,是我多事了。”

“确实。”

谭烨站起身,走到她的面前。迟伞伞下意识地后退,他却只是伸出手,替她把歪了的员工证扶正。

“迟小姐,”他说,“你好像只在工作上有点小聪明。”

这是在嘲笑她的情商低吗?迟伞伞下楼时还在想,在包里掏了半天,却找不到车钥匙。公司的灯已经熄灭,这个点也打不到车。迟伞伞对着自己的小电动发了一会儿呆,然后听到身后有人摁了摁喇叭。

谭烨那辆辉腾就停在她身后,车窗摇下去,露出他的脸。迟伞伞还在为刚刚的事尴尬,他却若无其事地问:“怎么了?”

“忘带车钥匙了。”

他嗤笑一声:“丢三落四。”

迟伞伞腹诽他路上没油,却看到他伸手打开副驾驶室的车门:“还愣着干嘛,我顺路送你回去。”

一路上两人都默不作声,迟伞伞拿出手机刷微博,就听到谭烨说:“觉得我不近人情?”

怎么又提这茬了?!

迟伞伞含糊地“嗯”了一声:“是我多管闲事。”

“你倒是古道热肠啊。”

分不清谭烨是褒还是贬,迟伞伞索性闭上眼睛装睡。可车里的暖气打得足,热腾腾地熏在面上,没提防倒真的睡着了。

她醒来时,外面似乎正在下雨,在玻璃上蒸腾出细碎的雾气。谭烨将手搭在方向盘上,视线望着远方不知在想些什么。迟伞伞后知后觉地发现,自己身上盖着他的外套。

他不抽烟,喷一点雪松木味道的古龙水,冷感又优雅。迟伞伞把衣服还给他,道了声谢说:“麻烦您了。”

他只淡淡地应了,突然问她:“你住这么远,每天回来安全吗?”

“还好,我一般都挑大路走。”

他又不说话了,迟伞伞和他道别,一下车就被冻得打了个寒战。她掏出手机照亮路,才发现自己这一觉竟然睡了两个多小时。

所以,谭烨竟然就这么任由她睡,自己坐在一旁耐心地等?

迟伞伞回过头,谭烨那辆车已经驶出很远,只能瞧见车灯一闪而过。她脑子有点乱,犹豫一下抬起手,果然身上还能闻到他的味道。


4

周一例会的时候,迟伞伞和师兄坐在一起。

师兄人很好,迟伞伞拿他当榜样,小声说:“我得罪了一个人。”

“谁啊?”师兄随口问,“心眼小吗?”

“就是谭总。”

师兄闻言,瞪她一眼:“你没听过那个传闻吗?他刚去美国被同学笑话,现在那个同学的家族企业被他收购了,在他手下窝窝囊囊地打工呢。”

这样睚眦必报的性格,惊得迟伞伞不禁哀号:“那我会不会被穿小鞋啊?”

“难说,不然你用肉体去贿赂试试看?”

两个人正说笑着,上首的谭烨突然宣布:“公司的员工宿舍这个月建成,住得远的可以申请。”

他的视线扫过迟伞伞,顿了顿说:“散会。”

迟伞伞被他看得心惊胆战,突然灵光一闪:“他不会是为了我吧?”

“什么为了你?”

师兄不解,她也讪讪的:“上次他送我回家,问我住这么远会不会不安全……不过这样想也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。”

师兄看她没什么“霸道总裁爱上我”的幻想,老怀安慰:“他这人天生没长爱情那根弦,你可千万别飞蛾扑火啊。”

师兄说得神秘,迟伞伞还想追问,就看到谭烨从远处走来,路过她时说:“跟来。”

他腿长,说完就继续往前,迟伞伞小跑着追在他身后。坐电梯时,他总算看了她一眼,显得有些无奈:“你上班怎么穿成这样?”

迟伞伞很没有漂亮女生的自觉,上班穿格子衬衫、牛仔裤,标准的码农模样。她不知道谭烨发什么神经,揣测着说:“穿这个方便啊……公司章程里说了,可以不穿职业套装。”

这是他亲自规定的,为的是给员工最大的自由。谭烨捏捏鼻梁,没再说什么。下了电梯他往车边走去,迟伞伞老老实实坐到副驾驶座上,听到他说:“我听说你酒量不错。”

“您过奖了……”

“待会儿的酒席上,如果可以的话,你替我多挡几杯。”

谭烨先带着她赶去买了一套衣服,小黑裙配淡水珍珠,优雅又别致,由谭烨亲手挑选的。到了包间前,谭烨忽地握了她的手一下:“待会儿别逞强。”

说完,他就推门走了进去,迟伞伞把手背在身后,只是心里在想:他的手怎么这么凉?

迟伞伞酒量好是家传的。她爸爸是个酒鬼,每顿必要有酒,连带着她小小年纪就能喝上几口。谭烨是来谈生意的,在酒桌上推杯换盏拉关系。迟伞伞看着小,又长得漂亮,那些人很乐意逗一逗她,正好也给了她机会帮谭烨挡酒。

水晶吊灯打下繁杂的阴影,谭烨侧眸看她,她越喝眼底越亮,看着腼腆,却手脚麻利地已经灌翻了一个老总。坐他们身边的老总感叹说:“迟小姐,我也敬你一杯。”

这位老总拿红酒杯倒了满满的白酒。迟伞伞只一犹豫,谭烨便开口说:“伞伞也喝了不少了,张总,我替她喝了。”

能让谭烨喝当然最好,老总把酒递过去,他微微一笑,仰头一口干了。大家都被震撼了,那老总拍拍他的肩说:“有魄力!”

这场酒是谭烨做东,散席时还要挨个送出门。迟伞伞趁他们都走了,找服务员要了一杯热水,等谭烨回来递给他说:“不是说好了让我给你挡酒吗?”

“你一个小姑娘,喝太多不好。”他说着,脸色又白了几分,却还若无其事地往外走,“叫个代驾吧,先把你送回去。”

“你胃不好,我这儿有胃药,你先吃一片顶顶。”

迟伞伞拽住他的手,他倒是有些惊讶: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她是看他的博客知道的,可说出来倒有点像暗恋他。迟伞伞没说话,他到底喝了一口热水说:“我不能随便吃药,怕药性冲突了。”

这竟是他难得的解释,迟伞伞心里莫名有点高兴。他又回过头,向她伸出手:“扶我一把。”

迟伞伞连忙上前握住他的手,他看着清醒,一上车却睡得不省人事。迟伞伞替他解开一粒衣扣,他松了口气,轻声说:“对不起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“让你替我挡酒,对不起……”

他睡熟了,眼睫垂下,显出一点虚弱的神情。窗外夜已深了,他靠在她的身上,酒气夹杂着雪松木的味道扑入鼻端。

良久,迟伞伞伸出手,小心翼翼地将他垂下的发丝拨开,这才心满意足地笑了。


5

迟伞伞活了这么多年,恋爱一次都没谈过。

一动心就遇到谭烨,没什么天雷勾地火,她剃头挑子一头热,就这么悄无声息而轰轰烈烈地栽了进去。

知道这件事的只有师兄,像牙疼一样劝她:“你从来聪明。做这种没什么回报的事,自己也知道多吃亏。”

她聚精会神地敲键盘,假装没听到,是师兄忍无可忍来揪她的耳朵,她才说:“这是我一个人的事,不用他回报。”

“你是不是编程编傻了啊!”师兄咆哮,“上一个敢这么说的人,现在还在美国养情伤呢!”

这也算是公开的秘密了。

据说谭烨创办YSee并非单枪匹马,身边总有一位红颜知己相伴。那位红颜也是聪明绝顶,上得酒桌、拉得赞助,还能同谭烨讨论二进制。导师曾经说漏嘴,跟他们唏嘘:“我真以为烨小子会和小孟在一起。”

那位小孟姑娘如今过得其实不错。谭烨之所以回国,就是因为小孟把他告上法庭,一鼓作气分了他一大笔违约金。

可就算这样,圈子里也都说是谭烨做得不地道,对不起小孟。名声不好,感情也破裂了,他索性回国,重头再来。

“你没小孟一半聪明,没有分违约金的福气。”师兄劝她,“钻石王老五不适合你,还是选个经济适用男吧。”

师兄说的是实话,可如果心动这种事和编程一样就好了,一言不合,大不了按删除键再来。

谭烨的工作很忙。他大半江山都分给了小孟,自己算是赤手空拳回来。迟伞伞没什么追人的经验,脸皮又薄,只能默默陪在他身边。他加班,她跟着熬夜,深夜下班是家常便饭。

一次处理突发状况,迟伞伞熬到两点多实在受不了了,就趴在桌上睡着了。

醒来时,她肩上搭着一件外套,谭烨就坐在她身边,在处理她电脑上的问题。窗外楼阁堆叠成明灭的山脉,远方是宁静而悠远的夜。他突然回首,嘴角微翘,声音温柔地问她:“睡醒了?”

她迟疑地应了一声,谭烨伸了个懒腰说:“走吧,请你去吃宵夜。”

工业园只剩下便利店还亮着灯,谭烨本来说开车去市里的,却被迟伞伞拦了下来。她垂着头说:“这家的关东煮挺好吃的。”

两个人并肩坐在便利店的落地窗前,一人一碗关东煮。迟伞伞把一个鱼丸扔到嘴里,又偷偷去看谭烨。他喝了一口热牛奶,问她:“给我省钱啊?”

“这不是让你与民同乐一下嘛。”

他被逗笑了,气定神闲地说:“我刚去美国的时候吃不惯西餐,就自己买了一大堆丸子煮火锅。那时候天天上eaby看底料,台湾的关东煮料包也尝过不少。”

他哪里有这样的闲情雅致,迟伞伞几乎能猜到,他和小孟一起有说有笑地煮火锅吃。白雾氤氲了轮廓,迟伞伞往里面放多了辣酱,辣得鼻尖都是红的。

谭烨伸出手,替她把嘴边沾的酱给擦去:“这么大的人了,吃饭还这样。”

远方的夜幕已透出一线亮光,朝阳不过须臾便将跃出地平线。迟伞伞犹豫了一下,问他:“谭总,你有女朋友吗?”

“没有。”谭烨是个多聪明的人啊,闻言收回手,笑容还是很温和,嘴角却扬得不那么真心实意,“弱水三千,一瓢太少。”

“你也老大不小了,该安定下来了。”

迟伞伞假装听不懂他说什么,他敲敲她的脑袋说:“我妈也这么说,迟伞伞,你怎么这么老气横秋的?”

他说东说西,就是不肯直面她的问题。迟伞伞一时泄气,叼着利乐包往前走。她鼓着腮帮子的样子实在可爱,像一只小松鼠。谭烨慢慢走在她身后,看着她停下步子,很不高兴地说:“谭总,你这样真没劲。”

“人老了,没你们年轻人有劲头。”谭烨脸上的笑容不改,“眼神都钝了,和你们有代沟。”


6

谭烨三言两语就把迟伞伞给打发了。

他是个老油条,迟伞伞往前三步,他就能后退几米远。迟伞伞拿他没办法,照旧偷偷摸摸对他好。他快刀斩乱麻,带着他们一群人飞去箱根泡温泉。

在机场碰头时,谭烨带的女人肤白貌美,正是最近走红的小花旦。迟伞伞磨牙,师兄在一旁安慰她:“输人不输阵,保持你的优雅。”

可优雅这种东西是需要心情来灌溉的。迟伞伞一抬眼,就能看到小花旦整个人扑在谭烨身上。她被气得上火,一下飞机就嗓子发炎了。一群人去泡澡,她在房间里泡板蓝根喝。

谭烨来的时候,就看到她一边喝着板蓝根,一面对着电脑打代码。她打得入神,洁白的面孔上,长长的眼睫不时地轻轻一颤,仿佛花枝柔软潋滟。窗外是满山的红叶,映得天幕都是温暖的颜色。谭烨敲了敲门,她这才抬起眼来,沙哑着嗓子说:“谭总,你怎么来了?”

“看你没去泡温泉,问他们才知道你病了。”谭烨把拿来的药箱递给她,“病了还偷偷工作,我又没有加班费给你。”

“我不要加班费。”

她说话实在太费劲,谭烨举手投降。她神情有些古怪地望着他,突然问他:“你的女伴呢?”

谭烨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:“你说她啊,拿着我的卡去购物了。”

这样银货两讫的关系,却让迟伞伞更来气。她瞪了谭烨一眼,气呼呼地又开始打字。谭烨随手把水放到一旁,看了电脑两眼,指点她说:“这里你多写了一个步骤,会让整个运算慢零点三秒。”

真是气死人了!迟伞伞把电脑推到一旁,推着他就往外走。他倒是笑了:“出来就这么大逆不道?这可是我掏钱订的酒店啊。”

“谭烨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讨厌!”迟伞伞把他推到门外,大声说,“别来招惹我成不成?!”

“你把药喝了,我就走。”

“我偏不喝!”

迟伞伞说完,就撕心裂肺地咳起来。她咳得弯下腰,眼里全是泪。谭烨被她吓坏了,一边替她顺气,一边把水端到她边上,称得上温声细语地说:“别任性了。”

这个人明明什么都知道,可除了装傻以外,什么都不愿给她。迟伞伞实在没办法了,索性耍无赖:“你跟我在一起,我就喝药。”

“迟伞伞……”他一时想不到别的形容词,思考了一下才说,“你怎么这么幼稚,拿这个威胁我。”

“可我没别的能威胁你的了。就算是这样,如果你不在乎我,也不会答应啊。”

她说得理直气壮,是小孩子天生不讲理的任性。谭烨到底笑了一声,把药塞到她的手里:“吃药吧。”

“你不答应我……”

“我真是拿你没法子了。”谭烨打断她说,“咱们在一起吧。”

这趟箱根之旅,全程迟伞伞都没去泡温泉。

那位小花旦购物回来就被谭烨打发回国了,她也不生气,还给谭烨抛了个飞吻说:“有机会再合作。”

迟伞伞在一旁看得打翻了醋坛子,酸溜溜地说:“再合作?”

“她要当公司的代言人了。宅男女神嘛。”

“你也是宅男啊,她是你的女神吗?”

“我哪一点像宅男了?”他睨她一眼,忽地笑了,“我看你更宅一点,得加强锻炼。”

迟伞伞以为他是在说笑,结果第二天清晨五点多他就打电话过来说:“快点出来。”

“我还在睡觉啊!”

迟伞伞垂死挣扎,却敌不过他的夺命狂CALL,浑浑噩噩地洗了把脸,觉得自己比女鬼还要惨。屋外的谭烨笑眯眯地看着她,还有心情评价:“你这个样子挺可爱的,像个高中生。”

说完,不等迟伞伞反应,他就拽着她的手说:“快点,咱们坐缆车去。”

早晨群山都笼在薄雾里,迟伞伞被他带着坐上缆车才清醒过来,问他:“你大清早的带我坐缆车?”

“这儿有个传说,坐第一班缆车越过群山的男女,会有好结果。”

这个传说迟伞伞没听过,却猛地红了脸。她转头看向窗外,满山枫叶潋滟,天色渐明,恍惚又是一天。

“真的吗?”

“假的。”他干脆地说,“我编出来的。”

感动噼里啪啦全碎了,迟伞伞忍无可忍,拍了他一下:“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坏啊!”

他哈哈大笑,顺手把她拉到怀里亲了一口,然后两个人都顿住了。许久,迟伞伞才听到他舒了口气,轻声说:“伞伞,我很害怕。”

“我怕我会伤害你。”


7

回了国一切照旧,还是师兄眼尖,看到她把状态改成了恋爱,问她:“是哪位青年才俊啊?”

她谦虚道:“远在天边。”

“我?”师兄愕然,“你可别害我啊,我已经有媳妇了。”

“是谭烨!”迟伞伞炫耀的心被掐死,没好气地说。师兄先咂舌:“没想到真被你得手了啊。”

她还没高兴,就听到师兄接着说:“你可小心点,谭烨吃人不吐骨头的,你可别当第二个小孟。”

小孟简直是卡在他们中间的一根刺,稍微一动就能被扎一下。迟伞伞假装没听到,过了两天谭烨却通知她:“陪我出一趟差。”

“去哪儿?”

“YSee中国版要上线了,得去美国把产权纠纷给理清。”他说完看迟伞伞还站在原地,又加了一句,“还有什么问题?”

他办公事的时候从来不给别人质疑的空间,也不知道当年小孟是怎么忍下来的。老天大概看不得迟伞伞有疑问,到美国的第二天,就让她和小孟见了面。

小孟比她想象的还要漂亮。迟伞伞听着他们俩刀光剑影地你来我往,竟升起想为他们鼓掌的念头。

虽说输人不输阵,可当小孟笑吟吟地走到她面前,她脑子里能想到的竟然只有——她长得可真漂亮啊。

“迟小姐,”小孟说,“能约你喝杯咖啡吗?”

一旁的谭烨想说什么,眉峰动了动又沉默下来。迟伞伞知道是他对不起小孟,没想到竟退让到这种地步,心里不是不发酸的,却只能努力维持风度说:“好啊。”

小孟请她去喝咖啡,微笑着说:“你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。”

看她不说话,小孟仍一副好脾气:“你不用对我有敌意,我和他已经彻底不可能了。”

“你找我来到底有什么事?”

“性子这么急?不像他以前的口味啊。”小孟说,“我找你来,是想邀请你和我合作的。”

喝完咖啡,两个人客客气气地分开。迟伞伞走出去,就看到谭烨站在外面等着。外面下了点小雪,洋洋洒洒地落下来。他不知道站了多久,肩上积了点雪。

迟伞伞替他拂下去,他握住她的手说:“她说什么你都不要信。”

“她说你当年骗了她。”迟伞伞的视线在谭烨面上掠过,一字一句说,“是你骗她签下的合同,本该你们平分公司百分之八十的股份,可后来她拿到手里的只有百分之三。”

“这是商业上的……”

“但你利用了她的感情。”迟伞伞叹了口气,“你骗她说要结婚,她才会毫不怀疑地签了字。她还告诉我,你总有一天也会抛弃我的。”

“你相信她?”

“不相信。”

闻言,谭烨紧皱的眉峰方才松动,上前一步想要抱住她:“伞伞……”

“我们结婚吧。”

他上前的步子就那么顿在那里。许久后,他有些犹豫地问:“什么?”

“我说,我们结婚吧。”她故作轻快,却到底笑不出来,“你证明给我看你不会抛弃我,我们结婚吧。”

风刮得不急,雪下得也算从容。许许多多人从他们身边路过,带着寒气一路弥漫开来。这座城市银装素裹,车流裹挟着人潮,从不停歇。

“我……”他顿了顿,声音有些沙哑,“伞伞,我……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迟伞伞点点头,握住他的手说,“那就不要结婚,我们就这样在一起,好吗?”

雪花沾在她的眼睫上,凝眸时眉眼如画。谭烨将她的手握得更紧,良久,低声说:“好啊。”

8


次年YSee上线时,不过十二个小时,在线用户便突破了三亿。可随之而来的,便是一件彻头彻尾的丑闻——


YSee利用系统后台收集客户隐私贩卖。

哪怕没有确凿的证据,谭烨仍为了这件事焦头烂额。与此同时,迟伞伞提出了辞职申请。

她去公司收拾东西的时候,还是师兄先拦住她问:“你怎么鬼迷心窍了?”

“师兄,”她咬住唇,只是说,“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”

师兄被她气得翻了个白眼:“你在这个关头辞职,不怕谭烨怀疑是你背叛了他?”

“就是我。”

“所以我说……什么?!”

师兄瞠目结舌,许久也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迟伞伞抱着东西走出去时,电动车的钥匙又找不到了。她在包里翻了半天,难过得没办法。有个人慢慢走过来,站在她的面前。她不敢抬头,只听到他问:“为什么?”

“我害怕。”

“怕我会伤害你?”

她不说话,算是默认了。谭烨低笑一声,把车钥匙递给她:“天天丢三落四的。”

迟伞伞不接,谭烨放到她的面前,摸了摸她的头说:“这样一来,整个圈子都会防备你的。你接下来打算做什么?”

“小孟说……要我去美国。”

“她呀。”谭烨说,“她最爱过河拆桥了,你自己要小心。”

他的语气淡淡的,没什么生气的意思,可迟伞伞却一瞬间非常想哭。她用指甲掐自己才勉强忍住,骑上电动车就要走。可谭烨却一本正经地坐在她身后,揽住她的腰说:“送我一程吧。”

这一路没多少人,高新区环境好,湖边绿柳成荫。迟伞伞望了一眼波光粼粼的湖水,突然停下车说:“那边有公交站台,你自己走吧。”

“这么绝情?”

“谭烨!你到底知不知道,我背叛了你!”

“你不过是向媒体打了个小报告,既没拿出实际的证据,也没积极证明。这种背叛挺像你的风格的。”

迟伞伞被他说得一时语塞,丢下车子自己往前走。身后的谭烨不急不慢地先把车子锁好,这才走上前拽住她的手。

她又哭了,哭得委屈又伤心。谭烨抱住她,轻声说:“我知道,是小孟威胁你是不是?你不帮她,她就去收买别人。你只好假意投敌,免得她再对我不利。我说得都对吗?”

迟伞伞点点头,呜咽着说:“我偷偷录了我们俩的对话,还有她给我的合同……我是打算等她说出下一步计划再曝光的……”

“嘘……”他吻吻她的额头,“傻姑娘,我都已经处理好了。”

春光妩媚,而她眼圈泛红,傻傻地看着他递给自己一纸合约。上面清楚地写着:如果谭烨和迟伞伞离婚,她将得到谭烨手中YSee百分之四十的股份。

迟伞伞愣住,许久后小声问:“为什么?”

“当年我会设计小孟,是因为她私下想要把YSee卖给别人,我只能先下手为强。到底是我理亏,所以才会赔给她一大笔违约金。我是不会这样对你的,可我知道你会害怕,所以找律师公证了合约。如果我抛弃你,你将得到我手里大半的股份。”

“可我们……还没结婚。”

“所以我才会来啊。”谭烨微笑着单膝跪地,问她,“你愿意嫁给我吗?”



1

迟伞伞第一次遇到谭烨时,没瞧出来他是谁。

她和一个师兄站在一起,师兄性子很活泼,指点着她说:“瞧见那边那个人没?”

迟伞伞顺着师兄的手势看去,一堆漂亮姑娘簇拥在一个男人身边,撒着娇给他敬酒。

男人长了一张漂亮的面孔,鼻梁高挺,眉骨也高,格外显得眼窝深邃,有一种情深如海的模样。

他来者不拒,逗得一群小姑娘娇笑连连。迟伞伞不喜欢这样的花花大少,随口回答:“看见了。”

“他就是你的偶像,谭烨。”

迟伞伞愣了一下,看师兄不像开玩笑,咂舌道:“他竟然这样?真是没想到……”

是真没想到。谭烨在他们圈子里算个传奇。他年少成名,十四岁读了少年班,一路顺顺利利考去哈佛。未等学成,他便一手创办了YSee网站,风头之劲,连扎克伯格都向他抛出了橄榄枝。

传闻他一直脾气古怪,不肯让媒体发布自己的正面照。这样的天纵英才,在迟伞伞的脑补中,该是恬静淡雅的宅男形象。迟伞伞又往人群里看了一眼,就瞧见谭烨歪着头,笑得很风流地去喝别人递过去的酒。

人生三苦——近视,发福,偶像破灭。

迟伞伞不禁感叹,师兄说:“你别看他这样,工作起来能吓死你。”

迟伞伞今年不过二十出头,导师宠她,有什么好事都先想到她。这次也不例外,谭烨要重新组建班底,将YSee整个搬回国内,现在加入的,往后可都是元老。

这种好事如果不是导师引荐,怎么也轮不到迟伞伞。因此她夹着尾巴做人,和师兄一起去面见谭烨时,乖乖地坐在师兄身后。

谭烨穿了一件深灰的西服,鼻梁上还架着金丝边眼镜。酒会上的花花大少,突然锐利冰冷起来。迟伞伞刚在心里腹诽他有两副面孔,就听到他点了自己的名字。

“迟伞伞,”他说,“成年了吗?”

迟伞伞还没说话,就听到他又继续说:“我这是做生意,可不是招实习生。”

天才都有一股桀骜劲,面对偶像,迟伞伞站起身,走到他的面前与他对视:“给我十分钟。”

这十分钟,日后回想起来都像个梦。迟伞伞坐在电脑前,深深地吸了口气。头顶的灯光发白,映得她面孔雪白,而她注视着屏幕,眼神专注到几乎执迷。

十分钟到了,迟伞伞停下因快速敲击键盘而发烫的手,刚要动,却又僵在了原地。

谭烨俯下身来,面孔几乎贴着她的面孔。他扫了一眼屏幕,赞许地说:“这个漏洞你找了多久?”

迟伞伞的脸有些烫,却还是维持着冷冷的语调:“三个月。”

“很不错,比我预计的时间要早半个月。”谭烨在她耳边笑出声,“我要向你道歉,我以貌取人了。”

说着,他直起身,和迟伞伞握手后离开。师兄上前夸她说:“你竟然能找到YSee的系统漏洞,太厉害了!”

迟伞伞没吭声,师兄打量她,疑惑地道:“你的脸怎么这么红?”


2

谭烨做的系统,是圈子里公认的完美,偏被她找出一个漏洞。这件事没过几天就传遍了公司,谭烨请他们吃饭的时候,迟伞伞坐在离他最远的地方,总觉得有些羞于见人。

她发现这个漏洞,是因为偷偷关注了谭烨的一个博客。那个博客非常隐蔽,几年前就对外宣布倒闭,却被谭烨留了下来,不时写一点东西。

最新的一条,他只写了一句话:希望有人能找到它。

就这么福至心灵,迟伞伞找到了那个漏洞,被全公司同事敬仰。这简直是作弊,因此她在谭烨敬酒到自己这一桌前,借口上厕所逃跑了。

迟伞伞磨叽了半天才走出来,却看到谭烨就站在走廊的尽头。

他站的地方是回去的必经之路,迟伞伞硬着头皮走过去,才发现他竟举着光学望远镜不知在看些什么。

“迟伞伞。”

她刚踮着脚路过,谭烨就叫了一声。迟伞伞停下脚步,尴尬地朝他微笑:“谭总。”

他随手把望远镜递给她。迟伞伞不明就里地接过来,却被他揽着肩膀推到了窗前:“今天的能见度好,能看到大熊星座。”

“好像是……”迟伞伞不懂星象,随口敷衍,他却笑了一声:“这个纬度加上季节,看不到的。”

竟然被他骗了!

迟伞伞尴尬到极点,他松开揽着她肩膀的手,摁动手机,望远镜上显示出的漫天繁星就不翼而飞了。

“新做的APP,能随心所欲看到不同的星座,感觉怎么样?”

“挺……浪漫的?”

迟伞伞揣测着他的心意说,谈话听到他的提议:“浪漫的话,不如送给你?”

“不不不!”迟伞伞连忙说,“太贵重了,我不能要!”

“我开玩笑的。”

一个身份颇高的大总裁跟她开玩笑,是不是应该笑两声?可程序员最恨难以捉摸的事物,迟伞伞恨不能拔腿就跑。总算她想起来正事,小声说:“我想向您坦白一件事。”

“说吧。”

“那漏洞,其实是我在您的提示下才找到的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谭烨倒是笑了,“你能找到我的博客,就算是通过我的考验了。以后继续努力吧。”

他说完潇洒地走了,留迟伞伞一个人站在窗边。许久,她小心翼翼地抬起望远镜,只看到很小的一颗星,却又亮又温柔。


3

几次接触下来,迟伞伞总觉得谭烨这个人让人猜不透。

他有时候像个玩世不恭的花花大少,有时候又挺不近人情。干他们这一行的,加班简直是家常便饭。有一次迟伞伞半夜去茶水间冲咖啡,就看到谭烨的秘书偷偷躲在那里哭。

秘书人很温柔和善。迟伞伞吓了一跳,咖啡也不喝了,问她:“凡姐,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。”秘书勉强笑了笑,“笑笑生病住院了,我有点担心。”

笑笑是她女儿,很可爱的一个小姑娘。她说完就匆匆离开了,迟伞伞想了想,冲了一杯咖啡端到谭烨面前。

谭烨正在编程,幽蓝的光映得他的瞳孔也泛着冰冷的颜色。迟伞伞把咖啡放到他手边时,他头也没抬:“什么事?”

“看您辛苦,给您送杯咖啡。”

“无事献殷勤。”谭烨拨冗看了她一眼,“说吧。”

做人这么聪明,一定会少了很多乐趣的。迟伞伞小心翼翼地说:“我的工作已经完成了。”

“那你还不回家?”

“我可以替凡姐做一会儿,你让她先回家吧。”

迟伞伞说完,就看到谭烨挑了挑眉。这样的表情里有股浓浓的嘲讽:“是她让你来说的吗?”

“不是……是我自己……”

“自告奋勇?”谭烨端起她冲的那杯咖啡闻了闻,评价说,“奶和糖都放多了,我喜欢喝苦一点的。”

迟伞伞知道他是在讽刺自己多管闲事,却还是把想说的话给说完了:“凡姐一个人带孩子不容易,你将就一下不行吗?”

“你知道我给她的加班费有多少吗?”谭烨随手比了个数,迟伞伞暗暗吸了一口冷气,听到他笑了一声,“她想走我不反对,但她既然选择留下拿这份加班费,我想,她就不该抱怨什么。”

他说这话时,恰逢秘书走了进来。谭烨说完,扬扬下巴说:“给我换杯咖啡。”

“是,谭先生。”

秘书面色不改地走出去,留下迟伞伞里外不是人。她站在原地,有些茫然地看了看谭烨,小声说:“你别怪凡姐,是我多事了。”

“确实。”

谭烨站起身,走到她的面前。迟伞伞下意识地后退,他却只是伸出手,替她把歪了的员工证扶正。

“迟小姐,”他说,“你好像只在工作上有点小聪明。”

这是在嘲笑她的情商低吗?迟伞伞下楼时还在想,在包里掏了半天,却找不到车钥匙。公司的灯已经熄灭,这个点也打不到车。迟伞伞对着自己的小电动发了一会儿呆,然后听到身后有人摁了摁喇叭。

谭烨那辆辉腾就停在她身后,车窗摇下去,露出他的脸。迟伞伞还在为刚刚的事尴尬,他却若无其事地问:“怎么了?”

“忘带车钥匙了。”

他嗤笑一声:“丢三落四。”

迟伞伞腹诽他路上没油,却看到他伸手打开副驾驶室的车门:“还愣着干嘛,我顺路送你回去。”

一路上两人都默不作声,迟伞伞拿出手机刷微博,就听到谭烨说:“觉得我不近人情?”

怎么又提这茬了?!

迟伞伞含糊地“嗯”了一声:“是我多管闲事。”

“你倒是古道热肠啊。”

分不清谭烨是褒还是贬,迟伞伞索性闭上眼睛装睡。可车里的暖气打得足,热腾腾地熏在面上,没提防倒真的睡着了。

她醒来时,外面似乎正在下雨,在玻璃上蒸腾出细碎的雾气。谭烨将手搭在方向盘上,视线望着远方不知在想些什么。迟伞伞后知后觉地发现,自己身上盖着他的外套。

他不抽烟,喷一点雪松木味道的古龙水,冷感又优雅。迟伞伞把衣服还给他,道了声谢说:“麻烦您了。”

他只淡淡地应了,突然问她:“你住这么远,每天回来安全吗?”

“还好,我一般都挑大路走。”

他又不说话了,迟伞伞和他道别,一下车就被冻得打了个寒战。她掏出手机照亮路,才发现自己这一觉竟然睡了两个多小时。

所以,谭烨竟然就这么任由她睡,自己坐在一旁耐心地等?

迟伞伞回过头,谭烨那辆车已经驶出很远,只能瞧见车灯一闪而过。她脑子有点乱,犹豫一下抬起手,果然身上还能闻到他的味道。


4

周一例会的时候,迟伞伞和师兄坐在一起。

师兄人很好,迟伞伞拿他当榜样,小声说:“我得罪了一个人。”

“谁啊?”师兄随口问,“心眼小吗?”

“就是谭总。”

师兄闻言,瞪她一眼:“你没听过那个传闻吗?他刚去美国被同学笑话,现在那个同学的家族企业被他收购了,在他手下窝窝囊囊地打工呢。”

这样睚眦必报的性格,惊得迟伞伞不禁哀号:“那我会不会被穿小鞋啊?”

“难说,不然你用肉体去贿赂试试看?”

两个人正说笑着,上首的谭烨突然宣布:“公司的员工宿舍这个月建成,住得远的可以申请。”

他的视线扫过迟伞伞,顿了顿说:“散会。”

迟伞伞被他看得心惊胆战,突然灵光一闪:“他不会是为了我吧?”

“什么为了你?”

师兄不解,她也讪讪的:“上次他送我回家,问我住这么远会不会不安全……不过这样想也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。”

师兄看她没什么“霸道总裁爱上我”的幻想,老怀安慰:“他这人天生没长爱情那根弦,你可千万别飞蛾扑火啊。”

师兄说得神秘,迟伞伞还想追问,就看到谭烨从远处走来,路过她时说:“跟来。”

他腿长,说完就继续往前,迟伞伞小跑着追在他身后。坐电梯时,他总算看了她一眼,显得有些无奈:“你上班怎么穿成这样?”

迟伞伞很没有漂亮女生的自觉,上班穿格子衬衫、牛仔裤,标准的码农模样。她不知道谭烨发什么神经,揣测着说:“穿这个方便啊……公司章程里说了,可以不穿职业套装。”

这是他亲自规定的,为的是给员工最大的自由。谭烨捏捏鼻梁,没再说什么。下了电梯他往车边走去,迟伞伞老老实实坐到副驾驶座上,听到他说:“我听说你酒量不错。”

“您过奖了……”

“待会儿的酒席上,如果可以的话,你替我多挡几杯。”

谭烨先带着她赶去买了一套衣服,小黑裙配淡水珍珠,优雅又别致,由谭烨亲手挑选的。到了包间前,谭烨忽地握了她的手一下:“待会儿别逞强。”

说完,他就推门走了进去,迟伞伞把手背在身后,只是心里在想:他的手怎么这么凉?

迟伞伞酒量好是家传的。她爸爸是个酒鬼,每顿必要有酒,连带着她小小年纪就能喝上几口。谭烨是来谈生意的,在酒桌上推杯换盏拉关系。迟伞伞看着小,又长得漂亮,那些人很乐意逗一逗她,正好也给了她机会帮谭烨挡酒。

水晶吊灯打下繁杂的阴影,谭烨侧眸看她,她越喝眼底越亮,看着腼腆,却手脚麻利地已经灌翻了一个老总。坐他们身边的老总感叹说:“迟小姐,我也敬你一杯。”

这位老总拿红酒杯倒了满满的白酒。迟伞伞只一犹豫,谭烨便开口说:“伞伞也喝了不少了,张总,我替她喝了。”

能让谭烨喝当然最好,老总把酒递过去,他微微一笑,仰头一口干了。大家都被震撼了,那老总拍拍他的肩说:“有魄力!”

这场酒是谭烨做东,散席时还要挨个送出门。迟伞伞趁他们都走了,找服务员要了一杯热水,等谭烨回来递给他说:“不是说好了让我给你挡酒吗?”

“你一个小姑娘,喝太多不好。”他说着,脸色又白了几分,却还若无其事地往外走,“叫个代驾吧,先把你送回去。”

“你胃不好,我这儿有胃药,你先吃一片顶顶。”

迟伞伞拽住他的手,他倒是有些惊讶: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她是看他的博客知道的,可说出来倒有点像暗恋他。迟伞伞没说话,他到底喝了一口热水说:“我不能随便吃药,怕药性冲突了。”

这竟是他难得的解释,迟伞伞心里莫名有点高兴。他又回过头,向她伸出手:“扶我一把。”

迟伞伞连忙上前握住他的手,他看着清醒,一上车却睡得不省人事。迟伞伞替他解开一粒衣扣,他松了口气,轻声说:“对不起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“让你替我挡酒,对不起……”

他睡熟了,眼睫垂下,显出一点虚弱的神情。窗外夜已深了,他靠在她的身上,酒气夹杂着雪松木的味道扑入鼻端。

良久,迟伞伞伸出手,小心翼翼地将他垂下的发丝拨开,这才心满意足地笑了。


5

迟伞伞活了这么多年,恋爱一次都没谈过。

一动心就遇到谭烨,没什么天雷勾地火,她剃头挑子一头热,就这么悄无声息而轰轰烈烈地栽了进去。

知道这件事的只有师兄,像牙疼一样劝她:“你从来聪明。做这种没什么回报的事,自己也知道多吃亏。”

她聚精会神地敲键盘,假装没听到,是师兄忍无可忍来揪她的耳朵,她才说:“这是我一个人的事,不用他回报。”

“你是不是编程编傻了啊!”师兄咆哮,“上一个敢这么说的人,现在还在美国养情伤呢!”

这也算是公开的秘密了。

据说谭烨创办YSee并非单枪匹马,身边总有一位红颜知己相伴。那位红颜也是聪明绝顶,上得酒桌、拉得赞助,还能同谭烨讨论二进制。导师曾经说漏嘴,跟他们唏嘘:“我真以为烨小子会和小孟在一起。”

那位小孟姑娘如今过得其实不错。谭烨之所以回国,就是因为小孟把他告上法庭,一鼓作气分了他一大笔违约金。

可就算这样,圈子里也都说是谭烨做得不地道,对不起小孟。名声不好,感情也破裂了,他索性回国,重头再来。

“你没小孟一半聪明,没有分违约金的福气。”师兄劝她,“钻石王老五不适合你,还是选个经济适用男吧。”

师兄说的是实话,可如果心动这种事和编程一样就好了,一言不合,大不了按删除键再来。

谭烨的工作很忙。他大半江山都分给了小孟,自己算是赤手空拳回来。迟伞伞没什么追人的经验,脸皮又薄,只能默默陪在他身边。他加班,她跟着熬夜,深夜下班是家常便饭。

一次处理突发状况,迟伞伞熬到两点多实在受不了了,就趴在桌上睡着了。

醒来时,她肩上搭着一件外套,谭烨就坐在她身边,在处理她电脑上的问题。窗外楼阁堆叠成明灭的山脉,远方是宁静而悠远的夜。他突然回首,嘴角微翘,声音温柔地问她:“睡醒了?”

她迟疑地应了一声,谭烨伸了个懒腰说:“走吧,请你去吃宵夜。”

工业园只剩下便利店还亮着灯,谭烨本来说开车去市里的,却被迟伞伞拦了下来。她垂着头说:“这家的关东煮挺好吃的。”

两个人并肩坐在便利店的落地窗前,一人一碗关东煮。迟伞伞把一个鱼丸扔到嘴里,又偷偷去看谭烨。他喝了一口热牛奶,问她:“给我省钱啊?”

“这不是让你与民同乐一下嘛。”

他被逗笑了,气定神闲地说:“我刚去美国的时候吃不惯西餐,就自己买了一大堆丸子煮火锅。那时候天天上eaby看底料,台湾的关东煮料包也尝过不少。”

他哪里有这样的闲情雅致,迟伞伞几乎能猜到,他和小孟一起有说有笑地煮火锅吃。白雾氤氲了轮廓,迟伞伞往里面放多了辣酱,辣得鼻尖都是红的。

谭烨伸出手,替她把嘴边沾的酱给擦去:“这么大的人了,吃饭还这样。”

远方的夜幕已透出一线亮光,朝阳不过须臾便将跃出地平线。迟伞伞犹豫了一下,问他:“谭总,你有女朋友吗?”

“没有。”谭烨是个多聪明的人啊,闻言收回手,笑容还是很温和,嘴角却扬得不那么真心实意,“弱水三千,一瓢太少。”

“你也老大不小了,该安定下来了。”

迟伞伞假装听不懂他说什么,他敲敲她的脑袋说:“我妈也这么说,迟伞伞,你怎么这么老气横秋的?”

他说东说西,就是不肯直面她的问题。迟伞伞一时泄气,叼着利乐包往前走。她鼓着腮帮子的样子实在可爱,像一只小松鼠。谭烨慢慢走在她身后,看着她停下步子,很不高兴地说:“谭总,你这样真没劲。”

“人老了,没你们年轻人有劲头。”谭烨脸上的笑容不改,“眼神都钝了,和你们有代沟。”


6

谭烨三言两语就把迟伞伞给打发了。

他是个老油条,迟伞伞往前三步,他就能后退几米远。迟伞伞拿他没办法,照旧偷偷摸摸对他好。他快刀斩乱麻,带着他们一群人飞去箱根泡温泉。

在机场碰头时,谭烨带的女人肤白貌美,正是最近走红的小花旦。迟伞伞磨牙,师兄在一旁安慰她:“输人不输阵,保持你的优雅。”

可优雅这种东西是需要心情来灌溉的。迟伞伞一抬眼,就能看到小花旦整个人扑在谭烨身上。她被气得上火,一下飞机就嗓子发炎了。一群人去泡澡,她在房间里泡板蓝根喝。

谭烨来的时候,就看到她一边喝着板蓝根,一面对着电脑打代码。她打得入神,洁白的面孔上,长长的眼睫不时地轻轻一颤,仿佛花枝柔软潋滟。窗外是满山的红叶,映得天幕都是温暖的颜色。谭烨敲了敲门,她这才抬起眼来,沙哑着嗓子说:“谭总,你怎么来了?”

“看你没去泡温泉,问他们才知道你病了。”谭烨把拿来的药箱递给她,“病了还偷偷工作,我又没有加班费给你。”

“我不要加班费。”

她说话实在太费劲,谭烨举手投降。她神情有些古怪地望着他,突然问他:“你的女伴呢?”

谭烨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:“你说她啊,拿着我的卡去购物了。”

这样银货两讫的关系,却让迟伞伞更来气。她瞪了谭烨一眼,气呼呼地又开始打字。谭烨随手把水放到一旁,看了电脑两眼,指点她说:“这里你多写了一个步骤,会让整个运算慢零点三秒。”

真是气死人了!迟伞伞把电脑推到一旁,推着他就往外走。他倒是笑了:“出来就这么大逆不道?这可是我掏钱订的酒店啊。”

“谭烨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讨厌!”迟伞伞把他推到门外,大声说,“别来招惹我成不成?!”

“你把药喝了,我就走。”

“我偏不喝!”

迟伞伞说完,就撕心裂肺地咳起来。她咳得弯下腰,眼里全是泪。谭烨被她吓坏了,一边替她顺气,一边把水端到她边上,称得上温声细语地说:“别任性了。”

这个人明明什么都知道,可除了装傻以外,什么都不愿给她。迟伞伞实在没办法了,索性耍无赖:“你跟我在一起,我就喝药。”

“迟伞伞……”他一时想不到别的形容词,思考了一下才说,“你怎么这么幼稚,拿这个威胁我。”

“可我没别的能威胁你的了。就算是这样,如果你不在乎我,也不会答应啊。”

她说得理直气壮,是小孩子天生不讲理的任性。谭烨到底笑了一声,把药塞到她的手里:“吃药吧。”

“你不答应我……”

“我真是拿你没法子了。”谭烨打断她说,“咱们在一起吧。”

这趟箱根之旅,全程迟伞伞都没去泡温泉。

那位小花旦购物回来就被谭烨打发回国了,她也不生气,还给谭烨抛了个飞吻说:“有机会再合作。”

迟伞伞在一旁看得打翻了醋坛子,酸溜溜地说:“再合作?”

“她要当公司的代言人了。宅男女神嘛。”

“你也是宅男啊,她是你的女神吗?”

“我哪一点像宅男了?”他睨她一眼,忽地笑了,“我看你更宅一点,得加强锻炼。”

迟伞伞以为他是在说笑,结果第二天清晨五点多他就打电话过来说:“快点出来。”

“我还在睡觉啊!”

迟伞伞垂死挣扎,却敌不过他的夺命狂CALL,浑浑噩噩地洗了把脸,觉得自己比女鬼还要惨。屋外的谭烨笑眯眯地看着她,还有心情评价:“你这个样子挺可爱的,像个高中生。”

说完,不等迟伞伞反应,他就拽着她的手说:“快点,咱们坐缆车去。”

早晨群山都笼在薄雾里,迟伞伞被他带着坐上缆车才清醒过来,问他:“你大清早的带我坐缆车?”

“这儿有个传说,坐第一班缆车越过群山的男女,会有好结果。”

这个传说迟伞伞没听过,却猛地红了脸。她转头看向窗外,满山枫叶潋滟,天色渐明,恍惚又是一天。

“真的吗?”

“假的。”他干脆地说,“我编出来的。”

感动噼里啪啦全碎了,迟伞伞忍无可忍,拍了他一下:“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坏啊!”

他哈哈大笑,顺手把她拉到怀里亲了一口,然后两个人都顿住了。许久,迟伞伞才听到他舒了口气,轻声说:“伞伞,我很害怕。”

“我怕我会伤害你。”


7

回了国一切照旧,还是师兄眼尖,看到她把状态改成了恋爱,问她:“是哪位青年才俊啊?”

她谦虚道:“远在天边。”

“我?”师兄愕然,“你可别害我啊,我已经有媳妇了。”

“是谭烨!”迟伞伞炫耀的心被掐死,没好气地说。师兄先咂舌:“没想到真被你得手了啊。”

她还没高兴,就听到师兄接着说:“你可小心点,谭烨吃人不吐骨头的,你可别当第二个小孟。”

小孟简直是卡在他们中间的一根刺,稍微一动就能被扎一下。迟伞伞假装没听到,过了两天谭烨却通知她:“陪我出一趟差。”

“去哪儿?”

“YSee中国版要上线了,得去美国把产权纠纷给理清。”他说完看迟伞伞还站在原地,又加了一句,“还有什么问题?”

他办公事的时候从来不给别人质疑的空间,也不知道当年小孟是怎么忍下来的。老天大概看不得迟伞伞有疑问,到美国的第二天,就让她和小孟见了面。

小孟比她想象的还要漂亮。迟伞伞听着他们俩刀光剑影地你来我往,竟升起想为他们鼓掌的念头。

虽说输人不输阵,可当小孟笑吟吟地走到她面前,她脑子里能想到的竟然只有——她长得可真漂亮啊。

“迟小姐,”小孟说,“能约你喝杯咖啡吗?”

一旁的谭烨想说什么,眉峰动了动又沉默下来。迟伞伞知道是他对不起小孟,没想到竟退让到这种地步,心里不是不发酸的,却只能努力维持风度说:“好啊。”

小孟请她去喝咖啡,微笑着说:“你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。”

看她不说话,小孟仍一副好脾气:“你不用对我有敌意,我和他已经彻底不可能了。”

“你找我来到底有什么事?”

“性子这么急?不像他以前的口味啊。”小孟说,“我找你来,是想邀请你和我合作的。”

喝完咖啡,两个人客客气气地分开。迟伞伞走出去,就看到谭烨站在外面等着。外面下了点小雪,洋洋洒洒地落下来。他不知道站了多久,肩上积了点雪。

迟伞伞替他拂下去,他握住她的手说:“她说什么你都不要信。”

“她说你当年骗了她。”迟伞伞的视线在谭烨面上掠过,一字一句说,“是你骗她签下的合同,本该你们平分公司百分之八十的股份,可后来她拿到手里的只有百分之三。”

“这是商业上的……”

“但你利用了她的感情。”迟伞伞叹了口气,“你骗她说要结婚,她才会毫不怀疑地签了字。她还告诉我,你总有一天也会抛弃我的。”

“你相信她?”

“不相信。”

闻言,谭烨紧皱的眉峰方才松动,上前一步想要抱住她:“伞伞……”

“我们结婚吧。”

他上前的步子就那么顿在那里。许久后,他有些犹豫地问:“什么?”

“我说,我们结婚吧。”她故作轻快,却到底笑不出来,“你证明给我看你不会抛弃我,我们结婚吧。”

风刮得不急,雪下得也算从容。许许多多人从他们身边路过,带着寒气一路弥漫开来。这座城市银装素裹,车流裹挟着人潮,从不停歇。

“我……”他顿了顿,声音有些沙哑,“伞伞,我……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迟伞伞点点头,握住他的手说,“那就不要结婚,我们就这样在一起,好吗?”

雪花沾在她的眼睫上,凝眸时眉眼如画。谭烨将她的手握得更紧,良久,低声说:“好啊。”

8


次年YSee上线时,不过十二个小时,在线用户便突破了三亿。可随之而来的,便是一件彻头彻尾的丑闻——


YSee利用系统后台收集客户隐私贩卖。

哪怕没有确凿的证据,谭烨仍为了这件事焦头烂额。与此同时,迟伞伞提出了辞职申请。

她去公司收拾东西的时候,还是师兄先拦住她问:“你怎么鬼迷心窍了?”

“师兄,”她咬住唇,只是说,“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”

师兄被她气得翻了个白眼:“你在这个关头辞职,不怕谭烨怀疑是你背叛了他?”

“就是我。”

“所以我说……什么?!”

师兄瞠目结舌,许久也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迟伞伞抱着东西走出去时,电动车的钥匙又找不到了。她在包里翻了半天,难过得没办法。有个人慢慢走过来,站在她的面前。她不敢抬头,只听到他问:“为什么?”

“我害怕。”

“怕我会伤害你?”

她不说话,算是默认了。谭烨低笑一声,把车钥匙递给她:“天天丢三落四的。”

迟伞伞不接,谭烨放到她的面前,摸了摸她的头说:“这样一来,整个圈子都会防备你的。你接下来打算做什么?”

“小孟说……要我去美国。”

“她呀。”谭烨说,“她最爱过河拆桥了,你自己要小心。”

他的语气淡淡的,没什么生气的意思,可迟伞伞却一瞬间非常想哭。她用指甲掐自己才勉强忍住,骑上电动车就要走。可谭烨却一本正经地坐在她身后,揽住她的腰说:“送我一程吧。”

这一路没多少人,高新区环境好,湖边绿柳成荫。迟伞伞望了一眼波光粼粼的湖水,突然停下车说:“那边有公交站台,你自己走吧。”

“这么绝情?”

“谭烨!你到底知不知道,我背叛了你!”

“你不过是向媒体打了个小报告,既没拿出实际的证据,也没积极证明。这种背叛挺像你的风格的。”

迟伞伞被他说得一时语塞,丢下车子自己往前走。身后的谭烨不急不慢地先把车子锁好,这才走上前拽住她的手。

她又哭了,哭得委屈又伤心。谭烨抱住她,轻声说:“我知道,是小孟威胁你是不是?你不帮她,她就去收买别人。你只好假意投敌,免得她再对我不利。我说得都对吗?”

迟伞伞点点头,呜咽着说:“我偷偷录了我们俩的对话,还有她给我的合同……我是打算等她说出下一步计划再曝光的……”

“嘘……”他吻吻她的额头,“傻姑娘,我都已经处理好了。”

春光妩媚,而她眼圈泛红,傻傻地看着他递给自己一纸合约。上面清楚地写着:如果谭烨和迟伞伞离婚,她将得到谭烨手中YSee百分之四十的股份。

迟伞伞愣住,许久后小声问:“为什么?”

“当年我会设计小孟,是因为她私下想要把YSee卖给别人,我只能先下手为强。到底是我理亏,所以才会赔给她一大笔违约金。我是不会这样对你的,可我知道你会害怕,所以找律师公证了合约。如果我抛弃你,你将得到我手里大半的股份。”

“可我们……还没结婚。”

“所以我才会来啊。”谭烨微笑着单膝跪地,问她,“你愿意嫁给我吗?”

漫漫人生,有我相伴

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公众号


友情链接